/

东北山村原始欲乱:又黄又粗暴的变态小说

原标题:东北山村原始欲乱:又黄又粗暴的变态小说 你弟吃了早饭还要上学呢,还不赶快做饭!还是说,你就是想饿死一家子,好跟那些野汉子跑路?”

 文学

忍着那自带环绕立体声的喝骂,姚嵘艰难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张陌生的,凶神恶煞的中年农村妇女的脸。


    这中年妇女皮肤很粗糙,黑里透着黄,虽然长了一双眼睛,但眼白发黄,瞳孔黯淡无光,眼角布满皱纹,勃勃的唇没骂人的时候紧抿着,唇角朝下,看着愁苦又暴躁。

    最关键的是,姚嵘肯定无疑,自己绝对没见过这个女人。

    再看看中年妇女身后的环境,姚嵘更觉得陌生。

    被烟熏得漆黑的黄泥墙,墙边横七竖八的堆着稻草和木柴,脏兮兮的土灶台上一只破旧的木桶倾倒着,泥地上有一大片水痕。

    姚嵘感觉不妙,低头瞅了一眼自己,顿时如同挨了晴天霹雳。

    没镜子,看不见脸,手总是能看到的,这手瘦的犹如鸡爪子不说,皮肤更是粗糙发红,还有几处伤口,一看就没少干粗活。

    再看看身上这说黑不黑,说青不青的粗布长裤,胳膊肘处打着补丁的土黄色上衣,就算是朋友们玩闹捉弄,也找不到这么浑然天成的有年代的衣服吧。

    自己这该不是穿了吧?

    看着这穷的叮当响的,不是七十年代就是八十年代,还是农村家庭。

    姚嵘心里暗暗叫苦,好不容易在一线奋斗了几年,财务自由成功的当上了咸鱼,还没享受几天呢,现在传到这一穷二白的时代要重新奋斗。

    更头疼的是,人家穿越要不知道原主的记忆,要不提前知道些剧情,要不两者都有,自己这可是晴天劈了个雷,啥也不知道。

    姚嵘在这里被突如其来的穿越给震晕了,一时没回过神来,她对面的吴三花,也就是中年妇女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眼睛里的怒火也越烧越烈。

    这丫头片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早上起来就犯懒,也没提前起来烧热水。

    刚刚生产队下了早工,这丫头说是去做饭,结果半天连个早饭影子都没瞧见。

    她过来一瞧,好家伙,这丫头竟然趴在灶台边睡着了!这也不知道是不是半夜做鬼去了,晴天大太阳的还睡觉!

    更可气的是,她都这样站在这了,这赔钱货都还没诚惶诚恐的赶紧去做饭,反而立在当地装傻,简直是要上天。

    在心里数了三下,看姚嵘还没动静,吴三花伸出手指,迅如闪电的冲着姚嵘的额头而去,准备来个铁指连环戳!

    姚嵘正蒙圈儿呢,下意识的就把吴三花的手指拦住了。

    她可没想到,就这下意识的一拦,可是一下点了□□包,一下子炸了锅。

    吴三花本来就压着火气,立刻就跳起来,拍着巴掌喝骂道。

    “好家伙,谁给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跟你娘我动手?”

    “这也叫动手?”姚嵘无语。

    吴三花眼瞅着女儿还敢还嘴,觉得这是长了胆子不要良心了,更是生气。

    “好啊,姚二妮,你是真长本事了吧,跟着那些城里来的公子哥儿学会儿跟自己亲娘顶嘴是吧。早知道你是这么个白眼狼,还不如时候生你出来的时候就听你奶奶的,把你掼在地上摔死,还省了我十几年的粮食!”

    这要是往日,吴三花这么一骂,不,不用这么骂,只要轻飘飘的说自己生了个白眼狼,赔钱货,自己这个女儿就会低下头来,说都是自己的错,然后把家里的活都干了。

    本来么,养个丫头能有什么用,也不能传宗接代,不就是趁着嫁人前干干家里的活,挣些工分,嫁出去的时候给家里换些彩礼。

    然而,此时的姚嵘顾不上吴三花了,她又一次被震惊了。

    等等,姚二妮,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我叫姚二妮?”

    姚嵘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装?!还装?!还给我继续装!姚二妮,这么会装,怎么不去剧团演戏呢!还不是得在地里刨食!”

    吴三花掐着腰,开启辱骂模式,各种要打马赛克的污言秽语从她嘴里喷射出来,然而姚嵘却根本顾不上吴三花。

    她终于想起在哪里听到过姚二妮这个名字了!

    之前和朋友一起旅游的时候,在飞机上无聊,姚嵘随意翻看过某江网站的一本年代文。

    书本身没什么特别出奇之处,不过是很套路的女主重生文。女主前世跟个小白脸私奔,放弃了农村出身但以后身家不菲的丈夫,结果被小白脸抛弃,过的非常凄惨。重生后女主抓紧了前夫这个潜力股,干掉渣男,智斗情敌,然后又斗赢了婆家的一群奇葩,过上了富裕幸福生活。

    姚嵘之所以还记着这本书,只是因为男主和她同姓姚,男主的名字挺好听的,姚墨轩。但男主的姐妹们名字起的就贼敷衍,姚家大姐二姐三姐,分别叫姚大妮,姚二妮,姚三妮,妹妹叫姚五妹,十足的工具人。

    姚嵘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穿成了那个姚二妮!

    穿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男主和女主之间作妖的反派!

    那本书里姚二妮的下场是什么来着?

    她只模糊记得是死了,怎么死的,不记得了。

    当然,比起那些,更迫在眉睫的是——原主男主的亲妈吴三花。

    对于吴三花,姚嵘反而印象深刻点,典型的恶婆婆嘛!

    前世女主出身好,样貌佳,事业干的也不错,还把男主的心拢到手里,吴三花依旧作妖到了小说快结尾,可见吴三花的战斗力有多强。

    然而眼下面对吴三花的变成她了,看书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真的和吴三花面对面,姚嵘是真的头疼了。

    姚二妮和原书女主是不一样的,原书女主事业独立,有丈夫和父母支持,还有剧情的先知优势,依旧很难应付吴三花。可姚二妮呢,她是吴三花的亲生女儿,因为血缘的缘故,在姚家天然就处于食物链下层,经济上就更不用说了,姚二妮是无法独立的。

    要是搁在现代反而好办点,就算是不能通过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家庭,还能拿着身份证跑出去打工,从经济独立开始。

    但如果姚嵘没记错,这个年代,人员流动管束很严,除非特殊情况,很难离开本地。诸如参军,招工之类的香窝窝,更是机会渺茫。

    家庭内部斗争呢?

    骂呢,肯定是骂不过吴三花。吴三花绝对是她两辈子见过的骂工最厉害的一个,那嘴脏的简直了。

    打就更不用说了,姚嵘低头看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那绝对不是吴三花这个经常下地干活的农村劳动妇女的对手。

    而且,她既然穿过来,原主姚二妮必然是死了,姚嵘现在其实也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头也晕晕的,估计是原主身体还是处于病弱状态。

    更关键的是,她是没有姚二妮记忆的,这让她处于极度的被动。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姚嵘看了看灶台,再看看越骂越激动的吴三花,听了两句,忽的笑了。

    吴三花虽然一直在辱骂,但没听见自己这个二女儿哭哭啼啼的,其实心里已经是有几分奇怪了。

    要搁在往常,她一骂不想做就别做,饿死一家子拉倒,这个哭包就哭哭啼啼的做饭去了。哭的那个劲儿,好似她怎么着这丫头似的。

    然而今天姚二妮的表现就很奇怪,早上就犯懒,水也不提,饭也不煮,还学会顶嘴了。

    姚嵘这一笑,她反而愣了。

    “你浪笑个什么劲儿。”

    “不是你说的吗?不想做饭就别做啊。”姚嵘看了一眼吴三花,表情很轻松。“那我今儿不想做饭。”

    吴三花瞪起眼睛,简直好像看着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

    “等等,你不做饭谁做饭?”

    “不是还有你吗?”姚嵘瞥了她一眼,“你不是说女人就该做饭,不做饭的懒货没人要吗?你不是女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