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牙签和筷子惩罚隐私:我要你身体里都是我的味道

原标题:牙签和筷子惩罚隐私:我要你身体里都是我的味道   刚想开口,却忽然听到了楼下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

 文学

    她往下走了几步,一眼就看到了客厅里如众星捧月般的宁玉岚,那个和她互换了十八年身份的人。

    宁玉岚的气质太过出众,这种小白花般柔软纤弱的气质,出众到即使她分不清每个人的脸,但是也能从人群里第一眼将她认出来。

    楼下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突然出现的她,仍然继续着他们的谈话。

    对于一个脸盲来说,出声之前先学会观察是一门必修课,所以许臻倚着扶手,努力的根据声音和穿着辨认着客厅中每个人的身份。

    “岚岚真是太优秀了,这次居然能在国际比赛上获得一等奖,真是妈妈的骄傲。”常以纯站在宁正诚身边,笑得喜形于色。

    “岚岚,有什么想要的吗?爸爸给你买回来当奖励。”宁正诚一脸慈爱的看着这个女儿。真不愧是他的女儿,才十八岁就在国际钢琴比赛上展露了头角。

    想着刚刚手机里收到的各种恭维的短信,他有些畅快的笑出了声。

    “不要替你爸省钱。”常以纯轻轻地摸了摸宁玉岚乌黑顺滑头发。这是她精心教养出来的女儿,身上的每一处都是精致的。

    要是她真的是自己的亲身女儿有多好,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她嘴角拉了一下,又很快的调整好了自己,“你十八岁了,成年了,给你买辆车怎么样?”

    “对啊,不然过几天我带你去车展,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车。”宁玉书嘴角微微扬起,眼睛里满是宠溺。这个妹妹他很是满意,圈子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从他这里旁敲侧击她的消息了。

    “算了,我还是不要了。”宁玉岚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伤心的低下头,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扬起头时露出了一个坚强的微笑,“还是给臻臻买吧,毕竟她才是你们的女儿,而我只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而已。”

    听到这话的宁正诚拉下了脸,面带愠色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是有谁在你面前多嘴了吗?”

    听到这句话的佣人在心中暗暗腹诽,宁家人对宁玉岚的宠爱她们都看到眼里,那个所谓的真千金许臻现在连姓都没有改过来,宁家人对她也是敷衍的很。

    这样的情况下,有谁会这么想不开,在宁玉岚面前多嘴啊。

    “没有人说什么。”宁玉岚轻轻柔柔的开口,眼中有着些许愧疚,“是我觉得这些东西本来应该是臻臻的,现在却……”

    “岚岚,你永远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常以纯上前搂住了她,安慰道,“至于许臻,你放心,她只能宁家的养女,永远也不会取代你在我们心目中的位置。”

    “对啊,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血缘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宁玉书轻轻勾了一下她的鼻子,动作里是毫不掩饰的亲密,“不要想太多,会变老的。”

    宁玉岚被逗得笑出了声,撒娇地喊道,“哥哥——”

    听到宁玉书的话,宁正诚皱了皱眉头,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好好安慰岚岚。

    本来许臻站在楼梯上看好戏看得好好的,却不想最后话题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听到他们的话,她有些恶劣的咳了两声。

    客厅里忽然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

    “你们继续啊,不用管我。”许臻的脸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蔫蔫的开口,“我还想知道你们接下来会说什么呢?”

    从你的表情里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呢!站在旁边的王婶儿看着她那张懒洋洋的好似什么都不在意的脸,在心里默默吐槽。

    最后,宁正诚摸了摸自己的袖口,有些不自在的开口,“臻臻,都这个时间了,你怎么现在才下来?”

    “因为我发烧了啊。”许臻扶着扶手,忍住头痛,慢悠悠地走下楼梯,来到客厅,“我也没想到,我的存在感这么低,这么晚了都没人去我房间里看看。”

    “果然我是才是那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吧。”她学着宁玉岚的语气,柔弱的开口。只是配着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没有焦距好似没有睡醒的眼睛,显得格外诡异。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臻臻,你的脸好红啊。”宁玉岚好像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走上前去好像想扶一下她,眼神里带着担忧,“明伯,我们把私人医生叫过来帮臻臻看一下吧,烧坏了就不好了。”

    常以纯伸手拦住了宁玉岚,眼神里满是不赞同,“小心过了病气。”

    “呵。”许臻面无表情的嗤笑,打断了她们的母女情深,“王婶儿,帮我把感冒药送上去吧,我先回房间了。”

    “还是叫医生过来看看吧,万一更严重了怎么办?”宁玉岚有些焦急的看向常以纯,“妈妈,你也劝劝臻臻吧。”

    “小姐,吕医生这段时间正在国外,不能上门看病了。”站在一旁的明伯赶紧开口。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比赛,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宁玉岚有些惊讶的开口,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那让司机把臻臻送到私人医院去吧。”

    许臻一抬头就看到了她仿佛胜利者一般高傲不屑的眼神。

    “原来所谓的豪门只有一个家庭医生啊!”许臻听着她优越感十足的话,一脸阴阳怪气的开口,语气里带着几分感叹,“我本来还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私人医生呢!”

    她四下环顾了一下,看到所有人都尴尬的站在原地,无所谓的扬起了唇角。

    “听说你得奖了,恭喜。”她的视线最终落到了宁玉岚的脸上,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希望你下次再接再厉,不要懈怠。”

    这样长辈的语气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好了,我先回房间了,王婶儿记得帮我拿个药。”许臻混不在意客厅里的人,随意的挥了挥手,“你们接着聊吧。”

    看着许臻从楼梯口消失,常以纯面露不满,“这哪是女儿啊,这简直就是冤家。”

    “妈妈,臻臻应该是因为生病不舒服,才会这样的,您不要生气。”宁玉岚轻轻晃了晃她的胳膊,好像是在替许臻解释。

    听到这句话的常以纯更生气了,“从她来到这个家以后,就没有一个好脸色,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欠她的呢。”

    “果然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孩子就是没有教养!”她深吸一口气,转头看见宁玉岚担心的看着她,轻轻地抚了抚搭在她胳膊上的手,笑了一下,“幸好还有岚岚。”

    又是熟悉的咳嗽声响起。

    常以纯心中一惊,抬头看去,便对上了许臻那似笑非笑的眼睛。

    “我只是下来告诉王婶儿一声,一会儿记得帮我把饭带上去。”许臻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楼下一片死寂,尤其是常以纯,尴尬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确实觉得我的教养还算不错,至少我不会背后说人坏话。”她的眼神戏谑的看着她,“对吧!”

    看着常以纯躲避的眼神,许臻无所谓的开口,“好了,这下我真的回房间了,你们真的可以想怎么聊就怎么聊了。”

    看着许臻离开的背影,客厅里的人面面相觑,最后宁正诚率先开口。

    “好了,岚岚刚刚参加完比赛,应该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转头看向常以纯,“我们也回房间吧。”

    “那爸爸妈妈好好休息。”宁玉书对着宁玉岚温柔的笑了笑,“岚岚,哥哥送你回房间吧。”

    “这叫什么事啊。”一个佣人看到客厅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小声的感叹,“明明许小姐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

    放着自己亲生的女儿不管,偏偏去疼一个假女儿,这养的再亲,也亲不过血缘啊!

    “怎么这么多话,不想在这里干活就赶紧卷铺盖走人!”王婶儿的声音在她身后突然的响起,“主人家的事轮不到你来多嘴。”

    “既然你这么关心许小姐。”王婶儿把手里拿的东西往她手里一塞,“赶紧给她送过去吧!”

    佣人不敢多说,唯唯诺诺的接过了东西,低着头往许臻房间的方向走去。

    王婶儿看着楼梯的方向轻轻地哼了一声。

    血缘关系有什么用,一个是从小养大的女儿,学习好懂音乐知礼仪;一个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亲生女儿,心思恶劣还顶撞父母。

    人心本来就是偏的,更喜欢哪一个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她在宁家工作了这么多年,从小看着宁玉岚长大,本来就对她有些偏爱。再加上她一直对他们这些下人态度很好,所以大多数的佣人都很喜欢她。

    本来她还担心新来的许小姐会取代她的位置,现在看到夫人的态度,她也放心了。

    许臻坐在梳妆台前,忍着头痛看向镜子里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很美丽的脸,只是配上冷淡但没有焦点的眼神和没有丝毫笑意的嘴唇,显得很有攻击性。

    本来是一张艳丽无比的脸,却因为表情硬生生的变成了一张高级厌世脸。

    她对着镜子,僵硬的抬起了唇角,镜中的脸忽然变得十分怪异。

    她面无表情的放下唇角,对着镜子开口,“许臻,你又不是卖笑的。”

    算了,本来她也不是很喜欢宁家的人,这下正好,以后就井水不犯河水吧。

    她来到这里也只是想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反正三个月后她就要去上大学了,这段时间里,就当住在亲戚家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