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贝乖让我在里面h|噗嗤好大好爽h

原标题:宝贝乖让我在里面h|噗嗤好大好爽h

    晚风越过东部海陂江,沾上早秋的凉意吹过繁华熙攘的步行街,也钻入城市边角摆着肉夹馍夜摊的小巷。

    她胃有点难受,没团建完就提前出来了。也没来得及叫车。

    她扶着脑袋,忽然被一只粗糙的手用力地拽住了胳膊。挣扎了两下,就被捂嘴拖进了两栋高楼之前狭窄的过道里。

    过道里还有一个男人。穿一件雕龙的黑色汗衫,满身刺青,浑身都是走向不流畅的腱子肉。

    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我还以为是什么货色,不就这样吗。”

    是,我丑,你俊。


 文学

    你赶紧放我走吧。

    安霏刚喝完酒,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攥不起拳头。

    远远地,她看见过道口有个高高的男生,好像在朝这边走,逆着光越来越近。

    “救救我——”

    但在俱乐部喝了太多酒,唱了好几个小时的歌,被酒泡过的声音喑哑虚弱。

    男生走到这边。

    他穿着一件单薄的连帽黑色卫衣,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

    看上去只比她大两三岁,应该二十一二。

    宽松的工装裤上隐约可见几个破洞,裤腿上沾着斑驳的泥点。

    光线昏暗,不能完全看清长相。

    他张了张口,“龙哥。”

    安霏愣了一下,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好听的嗓音。

    像林间的泉涧淌过溪石,北极的冰扇漂过大洋。让她想到了婴儿的手指,因为天然,澄澈,干净。

    其次她才想起该忧心忧心自己,“龙哥”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是一伙的啊。

    男生比他们高出一个头,戴着连衣帽,身形隐在高楼过道间的阴影里,开口却是要债,“给你修摩托的钱,什么时候给。”

    凉风钻进过道,吹起几片落叶,沙沙作响。在这安静的几秒里,安霏心跳也慢了半拍。

    “换了一个轮胎,加性能改装,一共两万。”

    “卞一朗,你他妈敢讹老子?”

    再然后,他们打了起来。

    十分钟后,两个混混落荒而逃。

    男生带上帽子,双手重新插回口袋里,好像想要离开。

    安霏立马拽住他的裤腿。

    她使不上力气,只虚弱地拉了拉,但他还是感觉到并停下了。

    “我站不起来……”

    他顿了顿,最终还是转身蹲下,伸出手掌握了握她的脚踝。

    他手掌温度很高,骨骼分明,手腕上鼓起的茎突突出。

    安霏从来没碰过这么热的手,学校舞会上男生的手似乎都是温软冰凉的。

    “你打架好厉害。”她试着搭讪。

    男生沉默了一会,说:“我在跆拳道馆兼职陪练。”

    “你是学生吗。”

    “嗯。”不肯多说一句。

    “你是什么专业啊。”安霏又问。

    “播音。”

    “哇,我是学动画的,咱俩真配。”安霏语气兴奋。

    男生看了她一眼,没做声。

    她只好继续找话,“他们很厉害吗。”

    男生挑眉,仿佛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听你叫他龙哥。”

    男生轻哼了一声,“因为我懒得记他名字,大家都叫他龙哥。”

    他的掌心茧很厚,可能经常做体力活,握住她的脚踝时,磨得她神经反射般地微微瑟缩了一下。

    他感受到了她的瑟缩,松开她的脚踝。

    “脚踝没有扭伤。”

    “可是我就是站不起来……”她委屈巴巴地,好几处睫毛被泪水打湿连在了一起。

    卞一朗沉默,看了看她的穿着。

    上身一件紧身无袖黑色背心打底,雪白滑嫩的胳膊和胸膛上方的肌肤裸露在外。

    下身一件紧身的牛仔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腿。

    被他短暂打量时,安霏身子不易察觉地绷紧了些。

    她第一次在异性面前有些微的拘束。

    不过他很快收回目光,脱下外套包在她的上身,抱住她柔软的上半身用力一下把她拉了起来。

    ......

    播放到这里,安霏关掉了b站。

    她抱着一只毛绒兔,下巴搁在书桌上。

    八年前认识卞一朗,三年后跟随母亲去英国定居,读研。

    五年后再回来。

    现在想想就像一场梦一样。

    什么都变了,什么又都没变。

    她遇见了那个让她追寻纠缠三年的男孩。她依旧是个母单。

    刚到伯明翰的那几天,她的心情就像那边的天气,阴云笼罩,郁郁寡欢。

    好不容易倒过时差,又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适应那里变幻莫测的天气。

    等她终于对每天出门带伞这件事习以为常后,又开始被沉重的课业和语言上的困难加成压得喘不过气。

    捱到毕业,凌晨她在图书馆通宵写硕士毕业论文,眼睛又干又涩。

    趴在桌子上抓紧时间小憩,四年来被压抑遗忘的种种欲望和想念疯狂涌上心头——她想回去。

    她制作了这部动画短篇集,换了人名。

    她想念A城,想念成年后最稚嫩的三年青春。

    但再也不想想念那个人。

    *

    侯博瞻进来通知逍乐的来电快要打爆了的时候,卞一朗正在办公室里目不转睛盯着桌子上的雏菊出神。

    他穿着一身休闲衣,眼睑微垂,神情淡漠,光影下的侧颜完美流畅。

    片片长椭圆形的白色花瓣明亮张扬。

    侯博瞻被这幅静态摄影一样的画面吸引住了目光,反应了一会才摸摸鼻头想起来进来的目的。

    “老大,”侯博瞻语气无奈,“对方不拿下我们是不肯罢休啊。”

    “那就别接电话了。”卞一朗漆黑的眼睛依旧凝望着盛开雏菊,只抛出短短一句话。

    侯博瞻推门走出来的时候,摇了摇头。

    老大去年开始就不接配音了,创立了自己的配音工作室星临影视。

    但仍然有许多不死心的项目接二连三地找他,苦口婆心地劝说这个角色非他不可如何如何。

    这导致自己的工作量简直翻倍,每天忙于替他应付各大不死心的影视和动漫公司。

    “侯哥。”一个新入职的小姑娘眉开眼笑地朝他打招呼。

    “说了多少遍了,别叫侯哥,不知道的以为我要去取经呢。”侯博瞻无奈。

    “侯哥怎么了,我都不介意当八戒,你还怕人叫你侯哥啊。”小姑娘笑嘻嘻地开玩笑。

    “行。”侯博瞻挥挥手,懒得再纠正,“那你在这干嘛?”

    小姑娘不说话,只踮着脚往自己刚刚走出来的办公室瞅。

    “好了,别看了。”侯博瞻故意往前挡了挡,“人在里面呢。反正你也见不着。”

    卞一朗在配音界的实力赫赫有名,人又长得晴朗帅气。不少年轻的应届生就是冲着他的名号来的星临。

    她们年轻活泼,经常有事没有来顶楼转转,就想一睹卞大的真容。

    “好吧。”小姑娘遗憾地撇撇嘴,“要是听卞大对我说句话就好了。那么独特的声音,我光听听就要醉了。”

    侯博瞻一边往前走着赶人,一边说:“去去去,工作做完了吗。网上那么多视频还不够你听的啊。”

    小姑娘终于蹦哒着离开了顶楼。

    老大的声线的确独一无二,侯博瞻想。

    上一个国内奖项的专家称赞他的声音像深冬雪夜刮过西北岩壁的风,粗野中粹着冰的寒凉。配音功力更是一骑绝尘。

    这让很多有夺奖野心的大项目都“虎视眈眈”,几乎非他不可。

    其实他以前的嗓音不是这样的。

    他以前的嗓音澄澈,干净到不像人类,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自从五年前他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拿二锅头一夜宿醉,他的声线就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那天他去找他,整个屋里都是高浓度的酒气,地上是七零八落的空酒瓶。

    他去扶他,他一边推开自己一边沙哑地说“没事”,第一次听见的时候,侯博瞻震惊到不敢相信这会是他的嗓子。

    那时候,整个配音系的同学也都以为,卞一朗嗓音破坏,自毁前程,再也走不了配音这条路了。

    侯博瞻掏出手机,点开“荣韶丽”的微信聊天框,再次发送了“抱歉,卞大确认停止接收任何配音任务,感谢欣赏”的消息。

    *

    安霏上班的第二天,情况没有比第一天好多少。

    她到了23层之后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刚端着咖啡走进工作区,就感受到了人人自危的低气压。

    经过荣韶丽工位的时候扫了一眼,发现她的黑眼圈又加重了,整个人就像鬼片里的僵尸,等着什么恰当的时机看见活人扑上去咬上一口。

    安霏叹了口气。

    走到自己工位上的时候,对面的张逸扬起手笑嘻嘻打了个招呼,“哈喽!”

    他今天一身惹眼的亮红色,是整个工区唯一还有心情笑的人。

    安霏也朝他笑笑,把咖啡放到桌上。

    她先点开公司邮箱查阅,发现技术部也开始来活了。

    逍乐近期的大项目是制作一部大投资的国漫《战金乌》,策划部已经制作好了完整的资金分配表和详细的任务档期,从脚本到角色设计,美术设计,后期等。

    脚本的完成也属于策划部。

    技术部的任务是从角色设计开始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