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神大佬的校霸男友: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原标题:学神大佬的校霸男友: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纪臣将阮佳妮的手往两腿之间一塞,硬邦邦热乎乎的巨物似乎早已兴奋起来了,哪有一点酣睡的影子。

  阮佳妮的双颊由粉变红,纪臣离她好近好近,鼻尖温润的气息喷洒在脸上,他仿佛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欲望,正在一点点攀升,等待着迸发的那一刻。

  “你得负责。”说完便吻了下去。

  阮佳妮的小舌软软的,让纪臣欲罢不能,淡淡的甜味在舌尖蔓延,在尝过她的美味后,纪臣更加狂热地吸吮着她的小舌,舌头舔舐过她的嘴唇,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阮佳妮睡前裹着的浴巾被纪臣一把扯开。

 文学

  全身赤裸地呈现在纪臣面前。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地脸颊,又在嘴唇上流连了一会,便继续往下……

  他轻轻啃咬着阮佳妮的锁骨,双手在她身上不停游走。

  纪臣左手覆上她白嫩的娇乳,揉捏了几下,阮佳妮便觉得私处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不自觉呻吟了一声。

  纪臣像得到了肯定,右手贴着阮佳妮的小腹向下探索。

  果然有些湿了。

  “小东西,昨天才开苞,今天就这么敏感。”几个来回,阮佳妮便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啊……不要不要啊……”

  “不要什么?”

  “不要……不要用手。”

 臣意识到自己的冒失,立刻停止了动作,转而啃咬起阮佳妮的rf。

  舌尖一圈一圈滑过四周,左手揉捏着阮佳妮的娇乳。

  等阮佳妮适应了,才慢慢动起来。

    纪臣知道身下的女人已经完全适应,便越来越来快。阮佳妮也随着纪臣的动作,呼吸越来越急促。纪臣在阮佳妮的体内进进出出几百下,

纪臣又是奋力抽c了十几分钟,阮佳妮感觉整个人软绵绵的,只得瘫软在纪臣的怀里。

  纪臣看着眼前似乎已经化成一滩水的阮佳妮,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道:“不经c的小东西,以后可要好好调教一番。”

  话音刚落,纪臣加速腰部运动,终于纪臣一记狠c,随着一声闷哼,两人的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纪臣只觉得全身就像有电流经过,舒爽得似不在人间一般。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急促的呼吸,慢慢变缓……

  好累,阮佳妮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干净的睡衣,身边的人早已离去,伸手摸了摸他昨晚躺着的地方,早已没了温度,心里一阵空落。余光瞥见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纸条,铁画银钩,好漂亮的字!阮佳妮心中不禁赞赏。

  纸上写着一个地址和他的名字——纪臣

  说来羞愧,这个与她发生了两次关系的男人,阮佳妮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阮佳妮想起诗人喻良能的一首诗——《纪臣》

  平生满耳说宣城,入境云烟照眼明。

  过雨偏浓千嶂碧,未秋先冷数溪清。

  细看菡萏波间色,时听绵蛮竹里声。

  不是多才谢公子,江山犹解发吟情。

  她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树上的叶子已有一些泛黄,秋天快来了呢……

  阮佳妮将纸条折叠好,放入床头柜子的抽屉里。

  她摸不透他的心思,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自那天之后,阮佳妮便开始忙着做谭宇辰的室内设计,庆幸公司有规定,顶级设计师可以在家工作,定期去一趟公司报告工作进程就可以。

  但在家工作也并不轻松,尤其客户都是社会上流人士,一来给的酬金多,不敢怠慢,二来他们品味相对较高,对细节也很在意。

  谭宇辰约过几次阮佳妮到咖啡厅,了解设计进度,及时提出问题,补充自己的思路。谭宇辰说话的声音极是好听,言语谦逊有礼,阮佳妮第一次觉得见客户也没那么累。

  一日,谭宇辰正与阮佳妮商讨,说着说着,忽而话锋一转,问阮佳妮:“这几次见面,你怎么穿得这么正式。”

  阮佳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才知道他说的是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未成年“打扮。

  “不是这几次正式了,是之前唐突了。”

  “我倒喜欢你的唐突。”谭宇辰微微一笑,眼睛弯弯的,夕阳照射在他的侧脸,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真是温柔极了。

  阮佳妮一时不知怎么接话,谭宇辰便接着道:“晚上请你吃饭吧。几次劳烦你出来,心里过意不去。”

  “不必了,说好的下次我请你的,而且,这是我的工作,是分内的事。”

  “咕咕……”话音刚落,阮佳妮肚子便不恰时宜地响了。

  阮佳妮觉得脸火辣辣的,于是假装镇定地端起面前的咖啡杯。

  “看来你的胃有意见,走吧,我正好也饿了。”

  阮佳妮点点头。

  女友?情人?

  又是一顿温馨放松的晚餐。

  饭毕,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向电梯,电梯门旁边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变小。

  18、17、16……

  阮佳妮看得出神,想起上次在电梯里撞见纪臣,心里一百个别扭,可如今,竟然有点小小的期待,期待电梯一打开,会出现他的面容。

  自那日之后,阮佳妮忙着工作,纪臣渐渐从她生活里淡出。她明白,一个要钱有钱,要颜有颜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小人物。

  终究是过客。

  “叮——”电梯到达的提示音打断阮佳妮的思考。

  电梯门打开,空无一人。

  谭宇辰细心地挡住电梯门,让阮佳妮先进。

  心理学家说,人在乘坐电梯时有一种心理规律,如果电梯里只有一人,那这人随便站;如果有两个人,且并不相熟,两个人便会各自选择距离最远的两个角落。

  这便是谭宇辰和阮佳妮此时的距离。

  在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谭宇辰和阮佳妮都不自觉得沉默了。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谭宇辰便主动说起了话。

  “上次还在这遇到纪总,你和纪总相识?”

  “嗯,算是吧。”

  “这么问有点冒昧,但我还是想问你,你是纪总的女朋友,或是情人吗?”

  阮佳妮愣住,他没有想到谭宇辰会问这种的问题,他向来彬彬有礼。可她到底算纪臣的什么呢?女朋友?显然不够格,情人?她可没收过他什么好处,况且那日之后,他们便再没有联系过了。

  “叮——”电梯到了。

  两人沉默着走到酒店门外,谭宇辰觉得自己刚刚确实有些无礼,可是他太心急,急着想证实她是否成了别人的女人。

  “对不起,刚刚让你为难了。原谅我好吗?”

  “没事。”阮佳妮抿了抿嘴。

  “我送你回去吧,现在天色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阮佳妮刚要开口拒绝,谭宇辰似乎意料到她要说什么,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急忙接着说,“你要是不答应,那就是没原谅我,还在生我气。”

  “没有啦,我没生气,真的。”

  “那你跟我上车,我送你回家。”说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阮佳妮看着谭宇辰略带恳切的表情只得上了车。

  巨大的紫檀木办公桌前站着几人,正向面前头也不抬的男人汇报工作。

  他们本是退伍军人,各个身强体壮,却被面前这个男人高薪聘下,只为了保护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为了二十四小时保护她,还请了两个女保镖。

  “她没发现吧?”纪臣头也不抬,一边听着面前的人报告阮佳妮的近况,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

  “没有。”

  “走吧。”

  几人退出办公室便开始了吐槽……

  “这女人是谁啊?老板要我们盯到什么时候啊?”

  “是啊,我都快发霉了。这女人几乎都不出门,哪有什么危险?”

  “太大材小用了,我这一身的腱子肉,都没用武之地了。”

  “那你跟老板说离职啊。”其中一人揶揄道。

  “我傻啊,这一个月月薪抵得上别家半年的薪资了,我才不走。”

  办公室里,纪臣阴沉着脸,深邃的目光看向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站在车旁,不知道在说什么,女人的笑刺痛着纪臣的心。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他正焦头烂额,她就开始不安分,明明给了地址,也不见人来。纪臣越想越气,恨恨地把照片悉数扫入垃圾桶。

 一日,阮佳妮一边吐槽有钱人腐败的生活,一边苦逼地在电脑面前修改最终的设计效果。电脑右下角的新闻弹窗忽然跳出,上面写着一个扎眼的名字,和一个骇人的标题。

  “纪臣母亲离世,老纪总病重,纪氏集团该何去何从?”

  阮佳妮立马点了进去,是一则视频报道……

  “纪氏集团掌门人纪臣的母亲于7月27日离世,据说纪氏集团封锁了信息,直到葬礼完成才放出消息。老纪总纪山河也被曝卧病在床,疑似因妻子离世,过度悲伤导致的,而纪氏目前的掌门人纪臣,前两个月忽然消失在人们视野中,原因大概与母亲骤然离世有关。前几日有人拍到纪总半夜从办公大楼走出,神情疲惫,纪氏集团没了老纪总的支持,纪臣在承受母亲离世的巨大悲痛下,还能再续纪氏集团的辉煌嘛?后续报道请……”

  视频最后定格在纪臣的照片上,照片上的纪臣面色冷峻,眉头深锁,只着一件衬衣,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精壮的小臂,衣领略有些凌乱,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巨大的信息扑面而来,7月27日,这个时间不就是……阮佳妮脑袋轰鸣,难怪那天纪臣不辞而别。

  没再多想,阮佳妮翻出床头柜子里的纸条,换下家居服,匆匆下楼叫了辆出租车。

  来到纸条上的地址,站在门前疯狂按着门铃,却一直没人开门。阮佳妮看了看手机,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在公司……

  纪氏集团坐落在城市中最繁华的CBD地段,这地段高楼大厦虽多,但阮佳妮一下车就看到了那栋最高的楼上,“纪氏集团”四个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街角一辆黑色的奔驰面包车里,一个男人正在打电话。

  “她先去了住宅,您没在,她就来了公司,已经进楼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多日来总算扯出了一丝笑容。

  挂了电话后,不顾正在发言的产品经理,“咻”地一声站了起来。

  “改日再议,散会。”说完便快步出了门,留下身后一脸诧异的众人。

  阮佳妮跑到进大楼,一楼有闸门,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入,只得让前台小妹放行。

  “你好,我找纪臣。”

  “请问有预约嘛?”

  “没……没有。我是他朋友,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好意思,公司规定,一定要有预约才能见总裁。”前台小妹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留个没用的地址做什么,还不如留个手机号,都什么年代了。

  阮佳妮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低头沉思,又觉得自己今天太冲动了。或许他真的把她忘了,而不是因为别的……

  自己如此冒失跑到他公司,实在有些……自不量力,卑微无助的思绪在心里翻起,眼眶竟不自觉有些湿了。

  轻叹一口气,还是离开吧!

  正走到门口,听见身后有人喊:“纪总好。”

  阮佳妮回头,看见纪臣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精神奕奕,在众人的注目下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纪臣便牵着她的手,往电梯里走去。

  还没等电梯门关上,纪臣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朝思暮想的女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纪臣觉得此刻的自己如此幸运,他真怕自己一撒手,她便不见了。

  “唔……唔……”怀里的人挣扎着,直到阮佳妮觉得快透不过气来了,纪臣才松开。

  纪臣温柔得把她将她紧紧揽进怀里,贪婪的享受她身上得味道。

  “喂!你手放哪呢?”

  阮佳妮抓住纪臣想要“犯罪”的右手。

    “不要!摄像头!”

  “这是专属电梯,没有摄像头。”纪臣啃咬着阮佳妮的耳垂,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不禁一颤,“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走不掉了,小东西。”

  硕大的办公桌上,文件被一扫而空,纪臣站在办公桌的边缘,阮佳妮平躺在桌上,紫檀木上雪白的酮体刺激着纪臣的感官。

    “痒……痒痒的……舒服……”阮佳妮潮红的脸上挂着几颗香珠。

     “啊……不要……”过大的刺激让阮佳妮尖叫起来,下身开始瘙痒起来,可是双手被领带捆住,根本动不了,双腿被纪臣有力的大手分开,丝毫不得动弹。

  “爽吗?嗯?小东西。”

  “啊……求你……我受不了了,快,快进来吧。”阮佳妮央求。

 叫我,叫我名字。”纪臣强忍住进去的欲望。

  “……纪臣。”

    “啊……”两人不约而同叫出声来。

    两人的上身紧紧贴住,下体也紧紧交合在一起。

  “小骚货,水越来越多了。   

   “嗯……嗯啊……饶了我吧……”阮佳妮觉得双腿发软,几乎支撑不住了。

 两人穿戴整齐,阮佳妮的脚还是止不住发抖,纪臣便把她抱到了座椅上。

  真皮座椅很柔软,纪臣调低了靠背,让阮佳妮整个人躺下,又亲了好一会儿,才肯放过她。

  “想我了?”

  “没有。”阮佳妮红肿的小嘴微微撅起。

  “这段时间很忙,没时间找你,你没生我气吧?”纪臣握住阮佳妮细嫩的小手把玩着。

  “没……”纪臣靠的近,阮佳妮几乎不敢抬头看他,“我看到媒体上,说……说你母亲……”

  纪臣沙哑的声音打断阮佳妮:“都过去了。”听起来反倒是他安慰她。

  纪臣自小不愿袒露心思,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总是自己藏起来偷偷疗伤。母亲去世之后,老纪总病重,他一边准备葬礼,一边安排父亲的治疗,还有一大堆的工作。他没有时间难过。

  偶尔深夜,巨大的悲伤袭来,他也只能独自承受,像一只受伤的野猫,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阮佳妮的小手抚上他深锁的眉间,一向冷峻的脸上竟露出一丝悲伤。

  “其实,坦诚自己的悲伤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尤其是在……关心你的人面前。”阮佳妮的声音并不大,娇滴滴的,一字一字砸在纪臣的心上。

  纪臣将西装披在阮佳妮的身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小心翼翼,仿佛呵护着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不知从何时开始,阮佳妮对纪臣的感情开始悄然萌芽,或许是那夜纪臣的突然出现,拯救了危难中的她,或许是他床上或温柔或狂野的技巧。

  心是会骗人的,世上有很多自欺欺人的人,可身体很诚实,它对喜欢的人才会有反应。

  纪臣望着熟睡的阮佳妮,那双漂亮的杏眼已经合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欢愉后的小脸白里透红,花瓣似的小嘴微启露出雪白的贝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