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翁熄放纵苏玥100章:荔枝汽水1v1周练

原标题:翁熄放纵苏玥100章:荔枝汽水1v1周练

    “陶医生,您和林素联系了么?”大刚话里带着尊敬。

    “联系了,她把电话挂断了。”陶牧之道。

    大刚:“……”

    听到陶牧之这么说,大刚头皮发麻,赶紧道歉:“实在抱歉啊,她对于心理医生有些抵触,您多包容啊。”

    “没关系。”

    这个陶医生倒是很好说话。

    “哎。”大刚讪讪应了一声。

 文学

    “你对她的情况了解么?”陶牧之问。陶牧之给林素打电话原本就是想先了解一下她的情况的。

    陶牧之这么一问,大刚倒犹豫了一下,他道:“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您问就好,我知道的我就说。”

    “她目前精神状态如何?”陶牧之问。

    大刚:“不好。她失眠很严重,而且吸烟酗酒。说起来您可能不信,素姐以前不喝酒不吸烟,完全就是个乖乖女。”

    想起林素以前,大刚也有些感慨,感慨一番后,继续道:“对了,她的味觉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以前不喜欢吃辣吃酸,现在每次吃饭都会放很多辣椒和醋,我们问她不觉得难吃吗?她说没什么味道。”

    陶牧之说完,问道:“她现在喜欢刺激的运动项目么?”

    “刺激的运动项目?”大刚问了一句,后道:“运动项目没有,不过她会去玩儿一些真人CS,还有蹦极什么的,上次我们组织一起去游乐场,一些男人都不敢玩儿的项目,她上去风平浪静玩儿完了,还觉得没意思。”

    “她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陶牧之问。

    “半年?不,得有两年了。”大刚道:“不过这半年尤其厉害。”

    “为什么?”陶牧之问。

    大刚愣了一下:“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造成她这个样子的原因是什么?”陶牧之问。

    大刚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考,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这么问倒把我问住了,这些我就不太清楚了。”

    说完,大刚像是想起什么:“啊,不过素姐两年前消失过一年。她是十八岁那年在摄影圈崭露头角的,十九岁在圈子里就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十九岁那年她拿了一些奖后,就突然消失了,等再回来就是一年后了。这样算来,她就是重新回来后开始渐渐不对的。”

    “那一年发生了什么?”陶牧之问。

    “这我真不知道了。”小刚道,“素姐心里很能装事儿,我就只知道和她接触的一些事儿,其他的关于她的感情状况,甚至家庭状况我都不知道,更不知道那一年她消失去做什么了。”

    “好。”陶牧之应了一声。

    陶牧之没追问,大刚停顿一下,问道:“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没有了。”陶牧之道,“你联系一下她,让她明天下午来医院,我的诊疗室在十二栋六楼。”

    “行,麻烦您了。”

    “不客气。”

    陶牧之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电话挂断,房间里又陷入了沉寂。办公桌前,只开了一盏橘色的台灯。灯光笼罩出一小片天地,笔记本电脑打开,上面开着文档,记录了刚才大刚说的林素的相关情况。

    陶牧之目光落在文档的宋体字上,在看到“林素”两个字时,他眼睫微微动了动,而后,把电脑屏幕合上了。

    -

    大刚在和陶牧之通完电话后,就急忙联系了林素。林素上次骂错了人,这次看过了来电显示才接了电话。电话一接通,大刚毛毛躁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姐,医生给你约好了,明天下午三点,去三院。陶医生的诊疗室在十二栋六楼,你可别迟到了啊……”

    “我不去了。”林素道。

    大刚:“……”

    林素永远用她的变化挑战着他的计划,大刚掐着人中猛吸一口氧,问道:“为啥不去了啊?”

    林素喝了口酒,语气平平:“不想去。”

    “哎姐,你可别这样,你知道这个医生有多难约吗?他是公立医院的心理医生,我找了我小学同学的舅舅的大舅子才给你约上啊,你说不去就不去了啊!”

    大刚心力交瘁。

    往常大刚约的心理医生都是私立心理咨询室,这次竟然给她约了公立的。林素听完,问道:“怎么约了公立医院的心理医生?”

    “那私立的心理医生不是骚扰过你么……”大刚道。

    大刚从半年前开始给林素约心理医生,私立心理咨询中心的心理医生参差不齐,一个两个的医生看着林素美貌就想对她图谋不轨。公立医院的医生都是科班出身,医德肯定比私立的好,尤其这次这个陶医生,大刚跟他通个电话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透出来的禁欲感。

    听了大刚的话,林素:“……”

    公立医院的这位确实不会骚扰她,她就没有见过能把“性、冲动”说得这么书面化的,听声音像个深山老林的道士。

    大刚说完这些,后想起陶牧之对他说他给林素打电话,林素把电话挂断了。想到这里,大刚回过神来,问林素:“姐,是不是你和这个陶医生发生什么事儿了?”

    林素:“……没。”

    也不算什么事儿吧,就是林素向来自诩厚脸皮,但是厚脸皮在一本教科书面前好像总是气势上低了那么一截。

    她说不上是不喜欢还是别扭,反正不太想去。

    “那你一定要去,别的我都依你,这事儿不行,不能再拖了。你要是不去,我就亲自逮你去。”大刚威胁。

    林素:“……”

    作为一名将近二百斤的青年小伙,大刚逮她跟逮小鸡仔似的。她伶牙俐齿,脾气别扭,可是体力上真是丝毫不占优势。大刚虽然都依着她,真拧起来也是有些魄力的。

    林素:“我自己去。”

    大刚:“好嘞。”

    不想听大刚继续絮叨,林素挂断了电话。

    夜已经深了,酒精还没有麻痹她的神经,林素脑壳像是被斧头一下一下凿着。她喝了口酒,望着深夜的A市,想着要是有什么东西吃完喝完她就能永远绝缘现在的这番痛苦就好了。

    -

    第二天下午,林素开车去了三院。

    A市的三院是精神专科医院,整个医院和综合医院的气氛都不太一样,透着股萧条和安静。林素找到十二栋,乘坐电梯去了六楼。

    陶牧之只说了自己在六楼,并没有说在六楼哪间诊疗室。林素去了护士台,护士台的护士看到她,眼睛惊艳一亮。

    这样的美女平时在现实中可很少见。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林素冲小护士微微一笑,问道:“你知道陶牧之陶医生的诊疗室在哪儿么?”

    “啊,陶医生。”小护士眼睛又亮了一下,连忙道:“知道,我带您过去。”

    得到回复,林素又是微微一笑:“谢谢。”

    “不客气。”小护士说完,离开了护士台。

    从护士台出来后,小护士就带着林素朝着陶牧之的诊疗室走去。公立医院的心理诊疗和私立的还是不太一样的,私立的更像是咨询室,公立医院的则像是正儿八经的医院。走廊两侧都是心理医生诊疗室,走廊里有等待的长椅,偶尔会有几个精神不正常的人被用束缚带束缚着带走,嘴里还念念有词。

    林素平静地看着这一切,跟在小护士身后,打量着诊疗室的两侧。这里的心理医生,每个都有自己独立的诊疗室,诊疗室外面则挂着心理医生的简介。公立的心理医生不是西装革履,也像普通医生一样穿着白大褂。这样拍了照片挂在墙上,下面配着文字介绍,像是教科书的名人简介。

    林素跟着小护士边走边看着,等走到走廊尽头,林素扫了一眼小护士停在的诊疗室旁,问道:“怎么没有这个医生的介绍?”

    “哦,陶医生的介绍拿去重新做了。”小护士赶紧回答道,她话里有些自豪:“前两天陶医生被授予了市十大杰出青年,要把这项加上去,明天就能做出新的了。”

    陶医生?那不就是她的医生么?竟然是市十大杰出青年?那还挺厉害的,怪不得大刚要找那么多层关系才能给她约上他。

    在她想着的时候,小护士已经帮她敲了门。

    “陶医生,您的病人到了。”小护士道。

    小护士说完,隔着单薄的门板,诊疗室里,男人清晰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进。”

    得到陶牧之同意,小护士笑着和林素道:“您请吧。”

    林素在电话里听过陶牧之的声音,隔着听筒的电流,倒将他的声音变得复杂有感情了些。现在空耳听他说“进”,林素只听出了冷淡。

    小护士说完,林素推门走了进去。

    -

    林素走进了陶牧之的心理诊疗室。

    林素看了有半年的心理医生,去过的诊疗室不下十个,不得不说,眼前这个是她见过最寒酸的一个。

    诊疗室更像是一个办公室,一张长桌,两把椅子,长桌后是一扇窗户。窗台上,放着两盆绿植,将这简陋的诊疗室衬托得有生命力了一些。

    诊疗室虽然寒酸,却也简洁明亮,一眼览尽。在打量完诊疗室后,林素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长桌后她的心理医生身上。

    在她进去时,他并没有抬头,而是低头翻着手上的资料。他的身形即使是坐着,也能看出修长挺拔,在白色的医生制服下略显清瘦,他的手指放在手边的纸质资料上,骨节分明。

    他外面穿着白色的医生制服,里面却也和其他的心理医生一样,穿着衬衫。淡蓝色的衬衫,搭配了一条深色的领带。领带扎得结结实实,将他脖颈下的风采完全包裹。而这种包裹,更让他有一种严谨疏离,又呼之欲出的禁欲感。

    在她打量着他时,他的目光也从资料上离开。他抬眸看向她,一双上挑的凤眼,凉薄清冷。

    “林小姐?”陶牧之问。

    林素的眼睫随之一颤。

    她没想到她的新心理医生,拥有这么好看的皮相。

    他是那种淡颜系的长相,皮色极白,在极白的皮色上,脸型棱角分明,下颌线锋利流畅。拥有这样的脸型,即使五官不突出,也能做个氛围帅哥,可偏偏他五官也生得极为优越。

    一双单薄的凤眼,高挺平直的鼻梁,连接着眉弓,勾勒出深邃的五官轮廓。在深邃的五官轮廓下,双唇唇形锋利俊美。

    林素拍过这么多明星和男模,还没有一个能在气质和长相上比得上他。摄影师在遇到美的事物时,总会手痒。若是有相机在,林素定能给他拍一张他人生中最优秀的照片,刚好可以放在他要更新上“十大杰出青年”的新简介上。

    但她没带相机,她也不是来拍照的,他也不是她的模特,而是她的心理医生。

    在陶牧之问完后,林素望着他,道:“是。”

    得到回答,陶牧之平静地收回目光,低头继续看着手上的资料,问了一句。

    “挂号了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