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紧

原标题: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紧

    如果你问张离一年四季她最喜欢哪个季节的话,张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她最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时候她可以穿她最最喜欢的各种性感露腰小短裙。

    但是这个回答所必须假设的大前提是她可以待在一个清凉干爽有冷气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满头大汗面色潮红,只能依靠桌子上这个噪音巨大还不会摇头的坐式电风扇来降温。

    张离特别怕热,又爱出汗,而且一热脸就会变得很红,看起来就跟煮熟了的虾子一样,不知道的还会以为她生病了。

    她刚刚调来凌城市公安局才三天,因为成绩优异长得漂亮性格还乖巧,所以十分讨队里人的欢喜,大家看着她这个有些病怏怏的可怜模样都觉得心疼的不行。

 文学

    原本刑侦大队就是个十分摧残人的地方,出现场加班熬夜都是家常便饭,队里的糙汉子又格外的多,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花朵似的小姑娘,大家都想着多多呵护这朵娇花,生怕她受什么风吹雨淋。

    可是张离哪有那么娇气啊,好歹当年她在学校的时候搏击散打都是班里的前三,平时训练当中的风吹日晒她也都顺利的熬过来了,这点儿小磨难根本就算不上事儿。

    张离把副队搬到她旁边的电风扇又重新搬到了靠近门口的那个空桌子上,好让大家都能多多少少感受到一点风,反正聊胜于无呗。

    她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拿着一个笔记本呼扇,一边盯着自己的手机,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今天也太热了,这已经是我换的第三件短袖了,要是衣服再湿透了,我可就没有衣服换了。”

    赵亮一边拿湿毛巾擦着头上的汗一边从外边儿进来,身上刚刚换上的白色短袖胸前已经开始又有了斑斑点点的水迹。

    他本就长得人高马大体格健壮,一个宽松的白色短袖穿在他身上变成了紧身衣,包裹着他上半身强壮健硕的肌肉,这么一来,白色的布料透出古铜色的肤色,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就更加明显。

    张离趴在桌子上笑嘻嘻的看着他,说道:“赵哥,你的身材也太好了吧,我看健身房里的健身教练的肌肉都没有你有型。”

    “是吧是吧,哥的身材好吧?”赵亮一听这个就瞬间来了精神,抬起胳膊来啪啪拍了拍自己蓬勃凸起的肱二头肌,笑道:“就哥这个身材,你随便拍一张照片挂出去,那些健身房都要抢着要去拿着给自己打广告。”

    张离赞同的点点头,又说道:“那赵哥,你要是不当警察的话,当个健身教练肯定特别赚钱,而且肯定会收获一大批粉丝。”

    “那肯定的啊,不过吧,还是算了。”赵亮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十分坚定的说道:“我的人生理想就是为人民服务,为我们伟大的国家做贡献,所以,那种出卖肉/体暴富的机会,还是留给我们可爱的小张同志吧。”

    张名扬听闻之后就坐在椅子上朝他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说道:“不好意思,哥哥我的人生理想也是为了人民和国家服务。”

    “哦......也是,你确实干不了那个。”赵亮难得赞同他的话,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戏谑的打量着他:“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小身板,哪个健身房要叫你去当健身教练啊,简直砸招牌。”

    办公室里的人一听这话都哈哈哈笑了起来,张名扬骂骂咧咧的拿起桌子上的几个本子就朝赵亮扔了过去,赵亮一边笑一边躲,身上都是硬邦邦的大肌肉块儿,就算被打在了身上也并不觉得疼。

    张离被逗得也跟着一起笑,正好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眼睛一亮,拿着手机就往外跑。

    “喂,是,对对对,是我......我马上下去......”

    张离跑出去没一会儿就回来了,红彤彤的小脸上挂着笑,眼睛里闪闪发光的样子看着可比刚才精神多了。

    赵亮看着她手里拎着两个袋子回来,怕她累着连忙走过去帮忙:“小离离,你这是出去的拿的什么啊?”

    张离一脸得意的笑着,把两个袋子举起来,献宝似的:“当当当当,是冰奶茶和冰咖啡,每个人都有份哦。”

    队里的人一听有冰饮这都来了精神,这么热的天气,要是能喝一杯冰冰凉凉的饮料,简直是天大的幸福。

    “副队,这是你的冰咖啡。”张离把咖啡拿给洪涛,笑着说道。

    洪涛是副队长,平时虽然不会带着头喊热,但是当一杯冰冰凉凉的咖啡拿在手里的时候他还是不由的觉得浑身舒畅,他看了一眼杯子上的标签,全冰美式,提神醒脑,再看张离时他不由得挑了下眉毛,笑道:“小张,观察力不错嘛。”

    张离得意得打了一个敬礼:“谢谢领导夸奖。”

    有了冰饮之后整个办公室都好像凉快了下来,周围流动的空气仿佛都带上了甜丝丝冰冰凉的味道,张离拿着最后一杯饮料走过去放在了整个刑侦大队唯二的女同志桌子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雯雯姐,水果茶,热的。”

    孙雯雯弯着眼睛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谢谢我们的小阿离。”

    张离回到位子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她的那杯多冰的珍珠奶茶狠狠的吸了一口,冰凉丝滑的奶茶混着Q弹软糯的珍珠,这一瞬间,全身的毛孔仿佛都舒张开来冒着惬意的冷气,张离简直要幸福的哭出来了。

    只不过这一口奶茶还没有咽下去,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队长陆尧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说道:“接到报案,市中心广场有一名歹徒持刀行凶,不排除有同伙协同作案,现在歹徒逃跑,现场有人受伤,全体都有,立刻行动。”

    “是!”

    队里的人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出发赶去现场,张离和副队还有赵亮张名扬四个人坐了一辆车,一直到车开出去好远,张离的脸和眼睛还是红通通的,嗓子也难受的厉害,时不时就要咳嗽几声。

    “小离离,你怎么了这是,生病了吗?”坐在她旁边的赵亮关心的问道。

    “没有,没生病。”张离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就是刚才喝奶茶的时候,一听到队长说有任务,就不小心给呛着了。”

    车里的几个人一听这话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陆尧平时确实是不苟言笑,长得不错但是脸上总带着凶相,他们这些人跟了他已经很长时间了,有时候见了他也会忍不住发怵,更不用说张离这个刚来了没几天的小姑娘了。

    赵亮在一旁笑够了,伸手戳了戳张离,故意问道:“小离离,那你告诉赵哥,你这是被任务吓着了,还是被队长吓着了?”

    张离听完苦呵呵的咧着嘴朝他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是被队长吓着了,队长多吓人啊。”

    车里的人听完又是忍不住一通笑。

    不过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说实话,张离这两天一听说有任务就会被吓一跳,跟条件反射似的。

    不过跟队长没关系,全怪那个人......

    坐在副驾驶的洪涛接了一个电话,他应了几声,挂断之后就和正在开车的张名扬说道:“名扬,改道去凌云会所。”

    听到“凌云会所”这四个字的时候坐在后面的张离不禁心头一跳。

    张名扬有些疑惑的问道:“副队,怎么突然去那里啊,我们不去市中心商场了吗?”

    “市中心那里队长会处理好的,现在凌云会所发生了一起很......那个,有些严重的打架斗殴事故,有人报了警,但是派出所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一群打架的人都是些惹不起的人物,他们办不了,干脆就上报给是市局了。”

    洪涛说着似乎还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正好里面有个受伤的人还和咱们沾亲带故的,点名要找我们,没办法了,所以队长就派我们过去处理一下。”

    张名扬听完也没再说别的,然后就在前面一个路口打了转向灯,汽车改道朝着凌云会所奔驰而去,坐在后面张离抿了下嘴唇,默默的把头转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车辆和路人,金色的夕阳斜斜的照到了她的脸上,浓密卷翘的睫毛在她的眼下留下一片扇形的阴影,好像就连垂在脸侧的几缕碎发都在亮闪闪的发着光。

    赵亮一歪头就看见了这副好像油画一般的美丽画面,他心头一动,打算拿出手机来拍几张照片,想着回家的时候把张离介绍给自己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表弟,谁知道他刚把手机掏出来,就看见张离突然眉头一皱嘴巴一撅整个脸皱成了个包子,而且还在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说着什么。

    原本岁月静好的画面突然变得画风诡异起来。

    赵亮忍不住手抖了一下,心中不禁感叹,原来还有小姑娘这个表情都这么好看!

    然后他便美滋滋的咔咔咔连拍了好几张张离看到之后一定会忍不住撞墙的照片,心想自己的表弟看见张离之后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啧啧,赵亮拿着手机欣赏自己的大作的时候还在心里忍不住赞美,小离离可真好看啊,和他表弟简直是天生一对!

    汽车稳稳地停在了凌云会所的大门口,几个人下车的时候张离还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千万不要碰见他,千万不要碰见他,千万不要碰见他......”

    会所的杨经理正一脑门儿官司的站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踱步,就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都快被烫熟了的那种,洪涛带着人走过去,把自己的证件亮了出来:“你好,凌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洪涛。”

    “副队长好,副队长好,各位领导好,你们可终于来了,快请进吧,我带你们过去。”

    那位经理一见他们来了就跟见了救星似的,两只眼睛都跟着冒绿光了,连忙带着他们往里走,生怕走的慢了一步就会减寿十年。

    张离他们被经理带着上了楼,结果几个人刚上二楼就看见走廊尽头那间包厢的门口站了许多人,一个个都是身穿黑西装头戴黑墨镜的强壮男人,乍看起来跟一群黑/社/会似的,但是他们实际上是一群正经的职业保镖。

    赵亮看到之后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最烦这种事情了,明明有能力私下解决,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还非要搞到公安局来,这不是浪费公共资源嘛。”

    张名扬也跟着赞同的点了点头:“就是。”

    听到两个人的抱怨之后洪涛回过头来瞪了他俩一眼,抬手点了点两个人,说道:“别那么多话,学学咱们小张,管好自己的嘴巴。”

    赵亮和张名扬两个人赶紧以一个十分不情愿且非常欠揍的表情闭了嘴,张离跟在三个人身后,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

    其实她也想吐槽,可是她现在是根本没有心情说话啊!

    张离的视力极好,她在刚刚上楼的时候就已经一眼在那群人当中看见了一个自己十分熟悉但是非常不想见到的身影,说实话,要是能跑她早就跑了!

    现在张离每迈往前一步都觉得煎熬无比,但是这事儿她能说吗?

    她在出任务啊,她难不成还能跑到洪涛面前对他说“副队那里有一个我不想见的人我能走吗”这种话吗?

    除非她疯了。

    张离苦着脸跟在几个人后面,她现在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想跑跑不了。

    俗话说得好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这一次,是真的躲不过去了。

    几个人没几步就走到了那个包厢门口,杨经理和堵在门口的人说是市局的人来了,围在门口的那些个保镖才向两侧散开让他们进去。

    而站在一旁的秦山在看到张离过来之后,原本还是看着能冻死个人一样的一张扑克脸立马就堆起了一个憨态可掬的笑容,吓的张离平地上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眼看着秦山差一点儿就要和她鞠躬打招呼了,张离连忙使眼色制止住了他,要不然这个场合来这么一出,张离觉得自己今天会去就得直接往局里递辞职报告了。

    太丢人了。

    此时的包厢里桌椅板凳已经毁了大半,饭菜碎盘子撒了满地,两瓶茅台也尽数都倒在了地上,酒瓶子碎开,将地上的地毯染湿了一大片。

    一个男人正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脑袋,鲜血糊了大半张脸,身边有人在急急忙忙的给他做紧急处理,而他则依旧在那里骂骂咧咧个没完。

    洪涛一看见他就没忍住啧了一声,被人开了瓢竟然也堵不住他的嘴。

    他硬着头皮一脸无奈的走了过去,在他面前蹲下,问道:“刘晗,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这叫没事儿?”那个叫刘晗的男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m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叫道:“洪涛你他妈眼睛没毛病吧,我叫人给开瓢了,开瓢了你懂吗!我不管啊洪涛,我今天把话撂在这了,你必须给我把那帮兔崽子给我抓起来,他们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张离有些不满意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叫刘晗人看着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怎么说话这么没规矩,而且,他和副队很熟吗?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看着副队在和那人交涉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耐烦,张离不禁有些疑惑的戳了戳站在一边就像看热闹一般的赵亮和张名扬,问道:“这个满脸血的人,到底是谁啊?”

    赵亮回过头来朝她眨了眨眼眼睛,有些嫌弃的小声和她说道:“这是老局长的孙子。”

    “烧包二世祖。”张名扬在一旁补充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

    张离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怪不得他和副队敢这么说话,原来是乘了老局长的面子,啧啧,真丢人,

    张离看着他这副摸样就忍不住摇头,她虽然刚来市局,但是也早就已经听人说起过,他们那位退休的老局长十分沉稳睿智,深得大家的爱戴和尊重,洪涛能这么忍这个刘晗,应该也是看在老局长的面子上。

    不过吧,这位老局长的孙子看起来也太不争气了些,而且还一副傻呼呼的智商不是很高的样子。

    张离他们几个人就在那包厢里看着这个刘晗一边说一遍张牙舞爪的比划,很快就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这件事简直太简单了,就是这个刘晗和几个太子爷起了冲突,然后一言不合几个人就打起来了,然后......刘晗没打过人家......

    “杨经理,打架的那另外几个人呢?”洪涛站起来问道。

    这位杨经理一脸的惶恐,苦着脸说道:“在,在另一间包厢吃饭呢。”

    “你说什么?吃饭?他们几个把我打成这样竟然还有心情在那里吃饭?”这个刘晗一听又不干了,连忙嚷道:“洪涛,你赶紧把他们给我叫过来道歉,快点儿!”

    洪涛此时也是一脸的不耐烦,刘晗这个孩子他是明白的,每次哪里发生了个什么事儿,只要有他在场,他肯定少不了要掺和一脚,今天这个事情看着像他吃了大亏,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儿还真不一定。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啊,难道还能把他就这么扔在这里不成。

    洪涛回过头来朝着张离他们几个摆了摆手:“你们去把人给我叫过来。”

    “是。”

    张离他们几个应声点了点头,刚要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张离就感觉自己的侧脸上传来一阵冰凉的带着水汽的触感。

    张离连忙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的人手里正拿着一个大杯的圣代在对着她笑。

    那圣代还在凉丝丝的冒着凉气,外壳上的冰霜已经融化,冰凉的水珠便顺着那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到了地上,滴嗒一声,却好像重重的敲在了张离的心尖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