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原标题:美妇市长的娇呻浪吟|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

 赵秀云差点没把方海的手再给打残,留着做什么用的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就知道买东西。

  她挑好想要的菜,微微笑和婆媳俩当做打招呼。

 文学

  往常只有童蕊的话,这种冷屁股她是肯定不会贴的,但现在肯定不一样。

  人家童蕊有“脱胎换骨”的意思,也得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别的不说,童蕊最近见人都学会笑了。

  满家属院的人也笑,平常看着不是四六不着的,叫老婆婆给治住了吧,一时之间不少吃过婆婆苦的人都挺同情她的。

  赵秀云只觉得童蕊运气着实不错,为难你的人不一定是恶毒,肯花心思引着走正路的婆婆,打灯笼都不好找。

  真是什么好事都叫她碰上了。

  宋云在家属院待这几天,真是每每看赵秀云都在心里叹气。人家这样的出身都能过好日子,怎么自家的不行?

  她以为想把日子过好容易呢?

  赵秀云觉得自己怪不容易的,打过招呼回家,和拿牛奶的方海一前一后进门。

  方海打个哈欠。

  “还是快点去买冰箱,这样不用每天买菜了。”

  听说好用得很,放一两个礼拜都不带坏的。

  赵秀云就等禾儿发成绩,好决定要不要带她去市里,归置东西说:“后天就去。”

  后天就是回校日,禾儿这刚放暑假是彻底玩疯了,也不要妹妹去育红班,天天领着她东奔西走,有时候中午叫吃饭都找不到人。

  要是成绩不好,这回非叫她吃大苦头。

  赵秀云还盼着拿到一个大借口,方海都替孩子提心吊胆的,心想玩吧玩吧,过两天可没有这样的好日子了。

  禾儿自己也有抓住最后机会的意思,还有点破罐破摔地想,反正到时候也是要一起打的,玩够本再说,吃过饭就带着妹妹“出征”,总之绝对不着家。

  赵秀云喊都喊不住,在方海手上拧。

  “你给惯的。”

  方海吃痛,一句骂都到喉咙了,愣是发不出声,洗碗筷后出门。

  赵秀云也出门上班,只有孩子有寒暑假,大人日升日落,照常干活。

  家属院比往常都热闹,十步一个孩子,跑来跑去的,喧嚣好像要冲破天,连知了声都被压下去。

  妇联办公室门口更是不安分,禾儿纠集一帮人跳格子,王海军率众玩打仗游戏,声音一个高过一个。

  赵秀云透过窗看得到孩子,心里安定,天灵盖却是突突跳。

  “这要不是有我自己家的,我就把她们嗓子都给哑了。”

  吵得人什么事都做不了。

  李玉家两个孩子也在其中,苦笑道:“可不是,这一阵闹腾啊。”

  她们先下手为强,陈蓉蓉摸着肚子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她这阵子肚子越来越大,天气热,老觉得燥得很,听见外头声音更是烦,想想还是没说什么。

  等她生了,孩子也是要带到办公室来的,现在说了,到时候怎么带,只能忍着。

  赵秀云看在眼里,不由得劝她:“老张这趟出门是普通任务,你生之前一准回来。”

  陈蓉蓉叹气道:“往常也没事,就是这两天老觉得心跳得快。”

  做家属的,都是这样过来的。

  赵秀云和李玉凑着开解她,童蕊冷眼旁观,想插话不知道从何入手,急得直跺脚,她妈可就在门口盯着呢,既盯着她也盯着清韵。

  屋外陈清韵也不好过,她以前过得可快活了,王海军听她的,想玩什么就玩什么,玩不过也没关系。

  现在不行了,只要她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等人哄,奶奶就咳嗽。

  奶奶咳嗽,她就得做个坚强的小姑娘。

  可她哪里坚强得起来啊,跑步都跑得比别人慢,不是王海军放水指定垫底。

  还有方青禾这个讨厌鬼,别以为她没看到,就是在笑话她。biqugee.com

  禾儿不掩饰自己在看热闹,还吐舌头,蓄力跳了个最远的格子,只要她把石头再扔回1的格子上,就是第一名。

  她本来就有些爱争强好胜,确实样样都做得不错。

  就是有时候变逞强,一不留神摔个狗吃屎。小丫头也不恼,站起来拍拍土,又是笑眯眯的。

  宋云看着屋里那个,又看看屋外这个,只觉得自己太失败,招招手叫禾儿。

  禾儿勉强愿意礼貌,过去说“宋奶奶好”。

  宋云怎么看她怎么喜欢,问:“奶奶给你糖,你能教清韵跳格子吗?”

  她看了这么久,也看出来一点,清韵身子弱,挤在男孩子堆里,根本玩不到一起,不如跟小女孩们玩的好。

  说来也是奇怪,怎么女孩子堆里只有一个男孩子,男孩子堆里又只有清韵一个女孩子。

  有糖啊。

  禾儿本来有点好为人师,心想这可是你叫我教的,那我就勉为其难教吧,应得爽快:“好啊。”

  可惜,宋云叫得动禾儿,却叫不动亲孙女。

  陈清韵小脸上全是倔强。

  “我不要。”

  和方青禾学,那她成什么了?她才不要。

  宋云一来不太知道小姑娘的矛盾,二来这两天正在雕孙女的性子,哪里容得她说不要,语气强硬起来。

  “不要也得要。”

  陈清韵死死咬着嘴唇,一双娇怯的眼睛里竟然叫人看出恨意。

  好,好样的,今天不怕你不服。

  宋云随手从地上抽棍子:“再说一遍我听听。”

  陈清韵到底屈服于武力,知道家里多出来的奶奶是真的会打人,委委屈屈去找方青禾。

  一块玩的几个人都有些诧异,毕竟大家平常井水不犯河水的,陈清韵走到这里来干嘛。

  只有禾儿挺胸脯道:“我跳一遍,你看着啊。”

  跳格子嘛,知道规矩,长了双腿不就会跳啦。

  她先把石头扔出去,扔到哪格跳哪格,先完成一个来回的就是第一名。

  原来玩游戏的人都停下来,给她示范的时间,又窃窃私语。

  “干嘛要教陈清韵。”

  “我看她肯定不会,跳不远的。”

  一字一句,陈清韵都听得很清楚,虽然她还没有学到羞辱这两个字,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

  等禾儿回来叫她跳的时候,她赌气把石头扔远,结果实力又不够,摔了一嘴灰,大家扑哧扑哧笑起来。

  本来玩这个游戏,就是会摔倒的。禾儿刚刚自己都摔过,不也一样被人笑,没有恶意的。

  陈清韵却觉得是恶意,跌坐在地上不动,嚎啕大哭。

  别人可不会像王海军哄她,尤其是禾儿着急地催:“陈清韵你快点起来。”

  爬起来呀她倒是,耽误大家玩游戏的时间这不是。

  陈清韵一动不动,眼泪哗啦啦掉下来。

  哭哭哭,一天到晚的哭,就数她眼泪最多。

  小女孩比男孩子更不耐烦人哭哭啼啼,抱怨声四起,还有说禾儿不该带她玩的。

  宋云也不好再作壁上观,出来要打圆场。

  陈清韵才不要坏奶奶,扯着嗓子找“王海军”。

  两拨人离得这么近,王海军有时候玩疯了也不是时时看着她,听见声跑过来,力气太大,把离得最近的禾儿带倒。

  高明直接不干,从边上蹿出来,直接给王海军推一下,摔了个屁股蹲。

  一般这样,两帮人马就得吵起来,谁叫禾儿和王海军各自是头头,小孩子之间男女体力差距还没有那样悬殊,有时候打起来胜负都不一定的。

  你扶她,我扶她,好不容易都站起来。

  禾儿手擦破皮,火烧火燎的,气道:“王海军,你撞到我了!”

  她现在根本不想要哥哥,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王海军也不服,梗着脖子道:“谁叫你欺负清韵的。”

  别以为他知道,方青禾就是嫉妒他对清韵好。

  这话说得委实没道理,宋云这个做奶奶都听不下去,出来说话。

  “没有的事,是我们清韵自己摔的。”

  王海军有点不怕天不怕地的气势在,直接说:“你也欺负清韵,你跟她们是一伙的!”

  只有他跟清韵是一伙的。

  欺负?

  宋云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这么大的帽子她可扣不下,神色肃然道:“清韵,你自己说。”

  陈清韵就是不说,一个劲抽抽噎噎,活像委屈到说不出来话,谁看都觉得她就是被欺负的那个。

  宋云养大过童蕊,从前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也该知道了。

  她冷笑道:“好,好样的,看来今天不让你学个乖是不行。”

  她也顾不上什么体面,上手就要把孙女揪回家。

  这在王海军看来,就是清韵被欺负的佐证,他怒从心起,双臂张开护着人。

  “我不许你欺负清韵。”

  这要是别的时候,宋云说不得还得夸一句好气概,但一种熟悉感叫她头脑发昏,连脚步都快站不稳,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不好,隔壁班有个男生就是这样抽着抽着就口吐白沫了,老师说叫羊癫疯。

  禾儿来不及为自己讨公道,大喊:“妈妈,妈妈!”

  女儿这样叫,必定是有事。

  赵秀云腾地往外跑,有孩子在外面玩的都跟上。

  童蕊落后一步,宋云却一眼就看到她,这个一手养大的孩子,怎么到现在,连看都叫人看不透。

  到底是失望太过,宋云连最后的冷静都没了,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清韵跟人说我欺负她,你觉得有吗?”

  家务事晾在明面上,赵秀云本来不该听,上下一看,禾儿的裤腿又破一个洞,手也蹭破皮,忍不住重重叹气。

  高明知道禾儿最近在为即将挨打提心吊胆,生怕她又添一桩该被打的事,急急解释。

  “是王海军推她的,我看到了。”

  看王海军那狼狈样也知道还回去了,赵秀云就是再心疼,也不能计较这种事,不然以后谁愿意和孩子玩,只能拍拍禾儿身上的土。

  “回家换一身吧,记得擦药。”

  禾儿一跑,好几个人都跟上。

  赵秀云也想回办公室,衣角被陈蓉蓉抓住,她两只眼都发光,显然不想错过这一幕。

  没办法,只能原地站着看。

  童蕊脸上讪讪道:“妈,你是清韵奶奶,最疼她不过的了。”

  又伸手示意女儿快停下。

  陈清韵的哭声渐渐平息,从大人的角度是看不到的,只有王海军能看到她的委屈。

  真是岂有此理啊,王海军大喝一声。

  “撒谎,你就是欺负清韵了。”

  宋云不想再摆给别人看,手一挥。

  “回去说。”

  童蕊涌起不祥预感,没办法只能带着女儿跟在身后。

  王海军还跟好几步,生怕清韵再被欺负,被她二姐逮住,一动不能动,腿踢得都快有风了。

  这戏唱的,又是哪一出?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孩子闹来闹去本来就是常有的事。

  陈蓉蓉没能看全场,遗憾地叹口气,趁着张主任不注意,还跟赵秀云讨论。

  “怎么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啊?”

  赵秀云哪里知道,耸耸肩说:“还是好好工作吧。”

  其实别说是他们,就是童蕊也摸不着头脑,尤其是还要把陈斌叫回来。只是孩子间的矛盾,哪怕清韵跟人说些气话,叫她改不就行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绝不是小事,只能小声问女儿。

  陈清韵察觉到气氛,哭声渐止,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母女俩难得在陈斌进门的时候,露出看到救星的表情。

  陈斌当仁不让,问:“妈,什么事这么急?”

  宋云已经缓过劲来,握着沙发扶手。

  “跟清韵玩得好的那个孩子,叫海军的你知道吗?”

  “知道啊。”

  “他们家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叫他回来就为问这个?陈斌一头雾水,还是答:“知道,老王跟我同级,他媳妇在食堂上班。”

  至于家里几个孩子,都在干嘛,他知道得就不清楚了。

  这种条件,也就在家属院这样的地方算不错,换了陈斌长大的大院,根本不够看的,童蕊打小就有点爱拜高踩低,对别的孩子也这样,怎么独独让清韵跟王海军玩得这么好呢?

  一手养大的姑娘,宋云闭上眼不敢看。

  “童蕊,你说,还是让我说。“

  童蕊已经意识到她生气的是哪件事,脸哗一下毫无血色。

  打的什么哑谜?陈斌看不明白,眉头拧得紧紧的。

  “妈,蕊蕊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您好好教教她就行,别发火。”

  教,还要怎么教。

  宋云一辈子都没这么挫败过,声音陡然尖利。

  “怎么,你敢做就不敢说吗!”

  童蕊双目含泪,看向陈斌。

  多少年了,陈斌一看她还觉得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有些无奈道:“妈。”

  宋云:“要么说,要么,以后就不要叫我妈。”

  童蕊泪珠滚落。

  “是,我是故意让清韵跟王海军亲近,想让他们一块长大得要好,就像…就像…”

  后半句不用说,陈斌也猜出来。

  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大人会开玩笑问“蕊蕊以后给你做媳妇好不好?”,哥哥和弟弟都没放在心上,只有他一直记在心里,从小就觉得自己长大是要娶她的。

  后来他也想过,如果不是那么早就下这样的决心,当年也不会娶她,大家还跟兄妹一样,一大家子人还是好好的,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童蕊也不喜欢,她不止一次抱怨,自己是被“封建婚姻”束缚了。封建婚姻,封建婚姻,到头来,她也想给女儿找个好去处。

  可不是最好的嘛,青梅竹马的长大,从小就对一个小姑娘好,大了还能看得下别人吗?

  陈斌只觉得荒唐,原来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多年过得是好的,仗着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他好像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结发妻子在想什么。

  这些年,其实好像也没过得好过。

  人呐,清醒过来就是一下子的事情。

  陈斌扶住墙。

  “离婚,我们离婚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