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抱着哄h|我写作业学长玩我下面的短文

原标题:抱着哄h|我写作业学长玩我下面的短文

 高明知道她的烦恼,提议道:“要不你拿我的考卷回去?”

  反正他们家没有人管他考几分。

  妈妈又不是傻子,禾儿心情不甚佳,有些气鼓鼓说:“那我会被打得更惨。”

 文学



  考不好是三下,撒谎可就不一定了。

  反正都是要挨打的,禾儿有点破罐子破摔,打扫完教室赖在学校不想回家。

  王月婷的哥哥也放暑假,她一心只想回家找个哥哥们玩,只有高明跟着她在操场打土堆。

  公社小学只有两栋建筑,两栋两层楼的土砖楼,社员们从山上挑土,摔打自制的土坯砖,风吹雨打后还算过得去,颜色沉得饱经风霜。

  操场倒是好好的,有一块大大的水泥地,是校长去年死乞白赖从预算里申请下来的。没有铺满全部,还有大大一块土空地。

  空地上有一块约定俗成的地方,大家都在这和泥巴玩。

  今天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稀稀拉拉几个聚在一起。

  禾儿两手全是泥,投入玩之后什么都忘记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要回家,盯着自己的衣服发愣。

  咦,怎么就这么脏了。

  她试图用水洗,洗来洗去浑身都湿漉漉的,小孩子不懂什么要感冒,有路过的老师喊:“那边的,哪个班的?赶快回家换衣服!”

  禾儿把衣服拧干,太阳下往家里跑,高明在身后跟着。

  两个人快到院门口,禾儿悄摸摸探头看。

  妈妈今天上班,进去一定会被发现的,要怎么样才能不被发现呢?

  小姑娘鬼鬼祟祟看来看去,要不是是熟面孔早就被哨兵逮起来了。

  就这样,门卫刘爷爷都叫她:“禾儿,赶快回家换衣服,你这是掉水里了啊?”

  禾儿手指竖在嘴巴前,着急忙慌想让他小点声。

  全世界都要听见啦!

  高明见状说:“我去看赵阿姨在不在吧?”

  禾儿拽住他:“不行,妈妈看见你肯定知道我回来了。”

  他们俩天天一起走,谁猜都知道。

  高明有些无奈,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藏着吧,又藏不了多久。

  小孩子叹口气:“我悄悄进去,不会看到的。”

  禾儿思量再三,抬头看太阳。

  为什么现在是早上呢?爸爸可不会回家吃午饭,要是晚上就好了。

  她沉重点点头说:“你去吧,小心不要让我妈妈看到啊。”

  高明猫着腰往里走,走出几步急急往回跑,二话不说拉着禾儿躲起来。

  禾儿差点被拉摔倒,茫然左右看:“我妈妈看到你了?”

  高明喘口气才说:“没有,但是她们都要出门了。”

  出门,要去哪里?

  禾儿眼睛好,看过去妈妈在和刘爷爷说话,不知道说了什么,朝她这个方向看过来,两个人一下子对上眼。

  好吧,被发现了。

  禾儿垂头丧气走过去。

  赵秀云有些无奈,跟刘叔还笑得出来。

  “一准考差了,躲我呢。”

  刘叔一拍大腿:“我说呢,跟高家那个,做贼一样门口站半天了。”

  又说:“孩子嘛,一次两次考差,不要动干戈。你们家禾儿我看乖得很,满院子再没有这样好的孩子。“

  赵秀云谦虚着说:“是再没有这样气人的才对。”

  她招手喊:“方青禾,快点过来!”

  禾儿磨磨蹭蹭挪过来,正要说些“我这次没考好,但是下次一定会努力的话”,妈妈却不给机会,直接说:“我本来还想叫你刘爷爷把钥匙给你,现在不用了。妈妈中午有事要出门,你自己去食堂打饭吃行吗?下午就自己玩,不准出家属院啊。”

  禾儿以为妈妈是要去买冰箱不带自己,有点着急说:“妈妈,我也想去。”

  她下次会考好的。

  赵秀云心里有事,语气也没有平常好。

  “去什么去,就在家待着。”

  又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有些后悔。

  “不是去买冰箱,到时候一定带你去,行吗?赶快回家换衣服,你看看你这一身。记住了啊,等下自己去食堂吃饭。”

  妈妈会说到做到,禾儿的表情很快明朗,大声应:“知道了。”

  拽着高明一溜烟跑没影。

  赵秀云心里给她记一笔,重重叹气。

  刘叔压着声音问:“怎么,童同志还没回来?”

  “是啊,这不去外面找找嘛。”

  童蕊昨天晚上就带着陈清韵出门,只留下一封信。信,赵秀云是没看到,但想也知道写得很不好,要不然陈斌不会急成这样。

  只有宋云还憋得住,托张梅花带人帮忙找找。

  就这几个妇女同志,能找什么?

  赵秀云是一肚子火,陈蓉蓉借口肚子大躲掉了,只有她和李玉,跑趟城里,挨个挨个大店的找。

  百货大楼、饭店……

  赵秀云不是不想尽心,是这种天真尽不了,和李玉有一箩筐的骂人话要说,一人一罐冰汽水下去,李玉还在骂娘。

  她平常也斯斯文文一个人,气起来什么都顾不上。

  “童蕊有病吧,我看她平常那样子就是很想离婚,怎么真要离了还闹这出。“

  赵秀云也气,说话也不好听。

  “就是,要是不想离婚,早干嘛去了。”

  也就是陈斌忍她,换了别的,家里男人先给你一顿打。

  当然,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要是不想离婚,早就该把日子好好过起来。赵秀云现在就是觉得自己有几率要离婚,日子不也得照常过吗?

  话说归说,两个人脚步都不带停的,转悠到天黑才回家属院,满身疲惫。

  妇联办公室的灯还亮着,陈蓉蓉就等着她俩呢,一言难尽道:“下午就回来了。”

  好家伙,这是耍谁呢。笔趣阁

  赵秀云第一个骂:“我x她大爷的。”

  李玉不落人后,等她两都骂完,陈蓉蓉才眉毛一挑道:“直接就去办手续了,不知道出去这一趟是谁给她施仙术,还挺迫不及待的。”

  迫不及待?

  童蕊做什么事,赵秀云现在都不意外,只想快点回家,草草说几句就走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