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这么大会死的|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原标题:哇,这么大会死的|宝贝你夹得我好舒

江志涛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坑蒙拐骗偷抢杀无所不为,因此现年只有四十三岁的他,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是在监狱度过的,这会儿才刚刑满释放没几个月时间。

张旺福张旺财没混出名堂之前,他就已经是这里响当当的地头蛇。

 文学

看到胡子男进来,江志涛就拍了拍毕莹的屁股,显然是让她先出去。

毕莹也识相,这就走了出去,并且给他们关上门。

江志涛示意胡子男坐下,给他倒了杯酒后才问,“事办得怎么样?”

胡子男便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低声问,“涛哥,刚才我们走的时候,警察过去了,你说我这边是不是先缓一缓?”

“缓个毛线!”江志涛怪眼一瞪,“你有他亲手写的借条,你只是帮亲戚催债,闹到里面也不怕!”

“怕是不怕,可是催得这么急,会不会逼得他们兄妹俩狗急跳墙?”

江志涛冷冷一笑,“我就是要让他们跳墙!”

胡子男疑惑的问,“涛哥,高云祥一家以前是不是得罪过你?难道你进去的事情,跟他们有关?”

江志涛摇头,“不,我跟他们一家没有仇怨!”

胡子男不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搞死他们一家?”

“这你就不要问了,反正你给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的!”江志涛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扔到他面前,“跟你的兄弟好好吃点喝点,然后继续给我讨债去!”

胡子男看到了钱,神色大亮,“谢谢涛哥,那我们赶紧吃饭,一会儿就过去。”

江志涛挥了挥手,“去吧!”

胡子男出了包间后,江志涛便走到窗边,掏出手机打电话。

“老板,我已经照你的吩咐,往死里折腾姓高的一家了。”

“……”

“放心,没有手尾,撞高云祥的车是偷来的黑车,司机已经去外地了。”

“……”

“没问题的,跟他赌博的人,和借钱给他的人不是同一伙人,也没有任何人逼迫他,是他自己主动开口借的钱,当时还录了视频的。”

“……”

“照我估计的话,他们兄妹俩被逼到极点,会变卖房子。但他们的房子也只够还债,他爸现在还差手术费,他妈也要医药费,这些钱都没着落,最后绝对还会管我这边借钱。”

“……”

“要让她妹妹借?”

“……”

“为什么,她一个女的哪有还款能力?”

“……”

“好好好,我照你的吩咐去做,我不多嘴不多嘴!”

“……”

…………

高文强饭店,包间。

林小明此时也在吃饭,可是他发现蒋宁贞时不时拿眼看自己,忍了一阵后终于忍不住,“宁贞,你老看我干嘛?”

蒋宁贞问,“他们一家真的得罪过你啊?”

林小明实话实说,“污蔑陷害我不止一次两次!”

蒋宁贞点点头,不再说话。

林小明却是忍不住,“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小肚鸡肠?”

蒋宁贞突然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衣服撩起来我看一眼。”

林小明疑惑的问,“看什么?”

蒋宁贞冲他轻轻眨巴一下眼睛,“看看你的小肚,鸡肠啊!”

林小明汗得不行,杜月怡他们通通都在呢,你也敢开车?

“反正我就是这么小气的人,如果让你感觉失望,那只是因为你对我了解得不够深入!”

蒋宁贞小声嘟哝,“最后这句应该我说差不多!”

“什么?”

“我说你没有让我失望,你确实是我欣赏的那个男人。”

林小明苦笑,“我斤斤计较,睚眦必报,还见死不救,你竟然说不失望?”

蒋宁贞摇头,“你哪有见死不救,最后不还是救了他们吗?”

林小明:“我……”

“别装了,你就是个好人!”蒋宁贞打断他,“你要是不提醒那个姓高的,说私闯民宅,砍死都属于自卫的话,他哪来的勇气发疯?”

招妹唱相声似的附和,“没错,我哥就是好人!”

满嘴食物的夏大仁也连连点头,“嗯嗯,俺哥是好淫!”

林小明叹气,现在做个坏人已经这么难了吗?

吃过饭后,众人继续赶路。

回何坑村的路依旧曲折,盘山而行,但已经是厚实平坦的水泥路,仅仅只是十来分钟,他们就回到了村里。

看到景色如诗如画般美好的山野田园,蒋宁贞这个没见过穷山恶水的城里人兴奋得不得了,又蹦又跳又叫又笑。

林小明看到她那比山茶花还灿烂,比阳光还耀眼,比野蜂蜜还要甜的笑容,心竟然有点怦怦跳的感觉,血也热了起来,然后就扯旗了。

经过张雅姝家的时候,看见她家的菜园里头有一个熟悉又苗条的身影,他就停下来对招妹说,“招妹,你带宁贞和杜秘书先回家吧!”

蒋宁贞不解的问,“你要去哪儿?”

招妹替林小明回答,“我哥想要去谈一笔生意!”

蒋宁贞仍然很糊涂,“谈什么生意?”

“大生意,几个亿的!”招妹拉起她的手,“咱们别管他了,走,回家回家!”

林小明来到张雅姝家,发现菜园里又没了张雅姝的身影,屋里屋外屋前屋后的找了一通,发现她正拿着一筐从菜园里锄的草在后面的牛栏喂牛。

林小明确认这次真的没认错人后,这就蹑手蹑脚的靠近,然后一个饿虎扑食,从后面抱住了她。

正喂牛的张雅姝突然被袭击,吓得惊叫了起来,慌乱中想起林小明以前教的防狼术,头就往后面重重的一磕。

“嘭”一声闷响,色令智昏的林小明来不及闪躲,鼻子被磕了个正头,顿时就鲜血直流。

张雅姝回过头来,发现这个银贼竟然是林小明,顿时失声惊呼,“我的天,是你这个杀千刀!妈呀,这么多血!”

林小明伸手摸了一下鼻子,发现一手好红,也顾不上说什么了,只能捏着鼻子仰头。

张雅姝则是手忙脚乱的掏出身上的手帕,给他捂住鼻子,同时心疼无比的数落,“你说你这是干嘛呀?你就不能好好的叫我一声。我都根本不知道是你。这要是把你鼻梁骨撞断了可该如何是好啊?”

林小明捂了一下鼻子后,发现血不再流了,这就再次抱住她,然后抵到牛栏的墙根下,嘴就往她的唇上凑。

张雅姝被轻吓一跳,脸红耳赤的伸手轻打他,“你疯了呀,被人看……唔~~”

林小明却是不管不顾,一下就吻住她。

张雅姝连忙推拒,“要亲,唔,也回屋……”

后面就没声了,因为她也想这个冤家想得不行,被吻住后不到两秒就彻底沦陷了,最后还火热又温柔的回应他。

最后的最后,她甚至还化被动为主动的将他拽进了牛栏。

回家不方便,聋哑婆婆虽然听不见,可她妈在呢!

一个小时左右,牛栏终于安静了下来。

张雅姝看看缩到一角的水牛,又看看身上的林小明,忍不住伸手轻打他一下,“你看你,把牛都吓坏了!”

林小明扭头看看,然后竟然很真诚的对那牛来了句,“对不起啊!”

“噗~~”张雅姝一下没忍住,笑得花枝乱颤,感觉到林小明要起身,她就缠紧了他不让他动弹,“不许动呢!”

她听种植园的女工们说,想要增加怀孕的几率,完事了不能让男人马上离开!

“你怎么回来了?昨天跟你发信息的时候,你也没说要回来!”

“想你了,想得不行,所以就心急火燎的回来了!”

“就知道拣好听的说!”张雅姝甜得心里要化开,嗔怪的轻横他一眼,却忍不住主动吻他。

这是真正灭火的消防员,林小明自然百般怜惜。

两人缠缠绵绵腻了一会儿后,张雅姝突然低声惊呼,“你又……不行不行,两点半了,我要去上班呢!”

林小明只好恋恋不舍的放开她,“我陪你一起去!”

张雅姝原本想说不好,可是又想着应该让这个老板看看种植的情况,于是就同意了。

林小明去种植园转了一圈,发现除了原来种植的龙麟七叶草之外,又上了好几个新品种,也是极为昂贵珍稀的中草药,想必是洛美涵最近新研发的成果。

之后,他又去了养殖场,发现这时的情况也是一样,所有养殖的厂房通通都用上了,种类达到了六十多种。

不过一圈转下来,他并没有看到洛美涵,不由就问张雅姝,“美涵姐呢?”

“她闭关了!”

“闭关?”

“嗯,她跟我说三个月内,不要去打扰她。”张雅姝说着又补充,“还特别叮嘱我,尤其是你回来后,让你绝对不能去找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