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同事在车里…我怎么细节

原标题:看到两人紧密相连的地方|同事在车里…我怎么细节

“老太太,你先别着急,我们大家伙都去帮你找找!”

 文学

“波子,你去各家都喊一声,中院集合,大家一起出去帮着找找!”

院里的众人,一听说是孩子丢了,动作都很快,没一会儿就全部都聚集到了中院,大家分配了一下寻找的方向之后,立马追急的就出去帮忙找孩子去了。

分配好方向的众人四散开来,抱着主道依次分开,开始焦急的寻找老赵家走失的孩子,他们是每个岔路口都不放过,每个胡同挨个的寻找。

众人苦苦追寻了半天,方圆五里基本上都找了遍也没找到,赵飞已经报警了,不仅警察帮着寻找,就连周围大院的热心人也帮着寻找。

“赵穗亮……”

“赵穗亮……”

……

大街上都是众人呼喊的声音,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出去寻找的人也是陆续回来了,但是带来的消息却是不尽人意。

老赵太太跟赵飞媳妇一看这孩子还没信,彻底地失去了希望,再也控制不住了,娘俩坐在地上就开嚎,嚎的那叫一个凄惨,那叫一个悲烈,让人听着就揪心。

看着眼前这个情形,是个人就受不了,在这干等着也没用,赵维民就提议大家再找一次,这次要找的更加的彻底,更加的细致,那些旮旯胡同也要找,寻找的范围也要扩大,再怎么说,这方圆十里也要找个遍。

听到了他的建议,不管是出动的片警,还是周围要帮忙的群众,当然没有一个人会拒绝。

赵维民重新分配了寻找的方向以后,众人再一次踏上了寻找孩子的道路。

夜幕降临,夜色席卷着大地,天地之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面对无边无际的黑夜,明亮的月光、璀璨的星光也变得愈发的暗澹。

黑夜渐渐淹没了铜锣巷,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无数道由手电发出的灯光照亮了众人前行的道路。

伴随着众人不断地呼喊与前行,周围的房子都亮起了灯光,点亮了这个漆黑的夜晚,今天对于铜锣巷的人们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大院里的众人配合着片警,再加上周围热心的群众,这一大帮子人灰熘熘的找了一宿,在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众人这才陆续归来。

一夜未睡的众人谁都没有离去,都在等待着后续归来之人带来的消息,看着眼前这个情形,众人的心里都很明白,这孩子能找到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但依旧还在坚持着等待。

在出去寻找的众人还没有全部回来之前,孩子还是有能找到的希望,伴随着众人的不断归来,这希望也是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之人的归来,希望彻底演变成了绝望。

伴随着赵飞媳妇跟老赵太太这对婆媳的歇斯底里、撕心裂肺的哭声,众人的这一次搜救行动彻底地宣告了失败。

心情低落的众人都默默地离去,没有人上前去劝慰这对婆媳,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对婆媳,这时候的悄然离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许珊珊看到何雨柱回来了,赶紧迎了上来,开口问道:

“怎么样了,找到了吗?”

何雨柱摇了摇头,有些疲惫的他走到水池旁边洗了把脸,而许珊珊就拿着毛巾在一旁等待。

洗完脸的何雨柱接过毛巾,一边擦拭着一边说道:

“估计是够呛了,这里里外外都找了两遍了,要找到早就找到了!”

“那现在咋整呀?就不找了,放弃了?”

“不放弃还能怎么着,这该尽的力也尽了,一切就交给警察吧!”

“这孩子也十来岁了,怎么说丢就丢了呢?”

“这谁知道啊,不行,太困了,我得眯一觉,等会儿你别忘了叫我!”

“还叫你干啥,你就睡呗,睡醒了再说,平时看你上班的时候也没那么积极!”

“也是,这时候就不装了,睡觉,你把门插上,上来陪我睡个回笼觉!”

经过昨天的大规模寻找,所有人都不抱希望了,这赵穗亮就好像是人家蒸发了一样,在这个没有摄像头的年代,这孩子的下落基本上就是一个未解之谜。

警察和周围的邻居虽然放弃了,但作为孩子的家长,赵飞这一家子说什么也不能放弃,这一家子就像疯了一般,一直在外面寻找。

但一直到了晚上,仍是一无所获,这赵飞两口子吃完晚饭后,就拿着手电筒又出去寻找了。

而老赵太太也想上外面去寻找,但奈何她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这都找了一大天了,她早就受不了了,这不仅仅是岁数大了的原因,还跟她打小就裹脚也有关系,她是一个典型的小脚老太太。

面对如此的情形,老赵太太哪能坐得住呀,即使走不出去了,她也一直站在大院门口翘首以待。

吃完晚饭的大院众人,看到老赵太太这样,他们也跟难受,纷纷开口安慰着老赵太太,让她先回去休息吧,在这干等着也没用,这要是一有消息就立马通知她。

但老赵太太却是心急如焚,不管别人怎么安慰,还是一直坚持站在门口等待着她大孙子的消息。

众人对于老赵太太的坚持也是无可奈何,发生了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现在可不是什么可以惋惜的时机,沉默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站在人群之中的李财,有些欲言又止,正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回,他看着老赵太太焦急的模样,还是决定的说了出来:

“老太太,要不你去找叉不拉子给你看看?”

听到这话的老赵太太顿时眼前一亮,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中暗暗责怪自己是个老湖涂,作为一直信奉鬼神之说的她来说,怎么能忘了这一茬呢,真是该死。

在如此焦急的时刻,面对李财的提醒,老赵太太二话不说就敲开了叉不拉子的大门。

面对老赵太太的来访,叉不拉子也是有些惊讶,在老赵太太说明来意以后,这叉不拉子点了点头,对着老赵太太说道:

“老太太,既然你找到我了,那这个忙我说啥都得帮,但具体知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下落,这还得请神上来问问!”

“国强家的,那你就请吧!我来找你就是信找你了,你看着办吧,你说啥是啥,大妈照做就是了!”

“那好,老太太,我一定尽力,这请神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有些事情我得跟你交代一下!”

“好,你说吧,大妈听着呢!”

“在我请神上身的时候,你一定不要胡言乱语,千万不要得罪它。

还有,这每说一句话的时候,你得往桌子上放一块钱,这是给神的香火钱。这个一定得给,给完之后你还不能拿走。

最后,屋子里不要留太多的人,再留一个就好了,在你说不明白的时候,也能帮你说上两句话,在你问问题的时候,帮着给钱,也省得你害怕。”

“好,我听明白了,你等一会儿,我回去取钱。”

老赵太太说完就走了出去,回家取钱去了,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还攥着一沓子一块钱,她看着周围的人群说道:

“刚才国强媳妇说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谁愿意跟我进去!”

面对这种事情,大多数人还是有些拒绝的,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刚刚还有些喧闹的人群顿时没有了动静。

就在老赵太太叹了一口气,想要独自面对的时候,何雨柱自告奋勇说的说道:

“赵大妈,要不我陪你进去吧!”

老赵太太看见有人帮忙,自无不可,她有些感激的说道:

“那敢情好了,柱子,你可是帮了大忙了,大妈在这先谢谢你了!”

何雨柱连忙摇了摇手,说道:

“不用谢,这算个啥呀,找孩子要紧,赵大妈,我们进去吧!”

“好!”

老赵太太答应了一声,带着何雨柱就走进了叉不拉子的家里,刚刚还四敞大开的房门也是被紧紧地关上了。

叉不拉子看到进来的两人,先是又重新交代了一遍,这才开始了动作。

这叉不拉子先是在供奉的牌位前上了三根香,紧接着又对着牌位一阵儿叨咕,但具体说了什么话,何雨柱二人还真没听清。

做好这一切以后,这叉不拉子就坐到了炕上,紧挨着炕桌,正对着何雨柱二人。

坐在炕上的叉不拉子,盘腿而坐,紧闭着双眼,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屋子里顿时静悄悄地。

就在一片寂静之中,盘坐在炕上的叉不拉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呼吸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就连身体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抖动起来,她的头也在不断地左右摆动,这一切的动作发生的很快,有些令人错不及防。

何雨柱还没来得及怎么仔细关注呢,这叉不拉子的动作幅度就越来越大,呼吸的急促声也越来越大,整个人完全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状态。

叉不拉子现在的这个样子,就有些向苏乞儿里面的请神一般,只不过绝对没有星爷的口吐白沫,动作和声音倒是有些类似,只不过星爷的装出来的,多了许多的艺术加工的气息,而眼前的这位绝对是实打实的。

她的动作的幅度要远比苏乞儿大得多,而且声音绝对不是那种“休、休”的声音,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就像把嘴唇留成一个很小的缝隙,然后很急促的喘着气,注意是急促而不是短促。

在何雨柱的个人见解下,他认为这是黄鼠狼已经习惯了以自己嘴型发出的声音,这绝对不是人类能够发的出来的。

而且神态绝对不像是作假,就有点癫痫的感觉,只不过以她目前这种状态,要在癫痫的基础上在多出个十倍八倍也就差不多了。

叉不拉子就在这种情况下,发出了她的声音,只听她开口说道:

“是谁找我?”

这种声音听起来既熟悉又陌生,这里面绝对有叉不拉子的音色,但和她以往的声音绝对不同,相比于她之前的声音更加的尖锐、也更加的刺耳。

眼前的一切,让老赵太太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听到了这句陌生的问话,她就知道这是大仙来了,她有些颤抖的说道:

“是我,大仙,是我找你!”

一边摇着头,一边颤抖的叉不拉子,口里还不断发出刺耳的呼吸声,她突然转过头看向何雨柱,两只眼睛先是给了何雨柱一个凌厉的眼神,然后死死地盯着何雨柱手里的钱。

何雨柱立马反应了过来,拿起一块钱放到了桌子上。

看到钱到位以后,这位大仙才将头转了回去,开口说道:

“所为何事?”

“我孙子不见了,希望大仙能帮我找到他!”

说到这里,何雨柱赶紧往桌子上放上一块钱。

“他叫什么名字?”

“赵穗亮!”

何雨柱悄悄放上一块钱。

“生辰八字!”

“一九四四年阴历六月初五!”

何雨柱悄悄放上一块钱。

……

“他现在就在西南方!”

“能说的具体点吗?”

何雨柱悄悄放上一块钱。

“他现在在水里!”

“大仙,还能具体点吗?”

何雨柱悄悄放上一块钱。

放完钱的何雨柱二人都在看着叉不拉子,等待着大仙的下一句话,可是眼前这个一直抖动的叉不拉子,突然停了下来,一直刺耳的喘息声也没了。

两人有些疑惑地等了一会儿,叉不拉子这才睁开了双眼,对着有些疑惑地二人说道:

“是我,大仙走了,怎么样,问到了没有?”

老赵太太开口说道:

“说是在西南方,还在水里,再问,就没了动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声明:广东健康网内容由互联网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